当前位置:

特朗普减税“拉弗曲线”效应这次能实现吗?

不管是共和党政府还是民主党政府,其实都把减税作为刺激经济复苏的重要手段,只不过在减税的幅度和对象的确认上有巨大的分歧。

特朗普政府一纸简单得要命的减税计划,在美国内外引发了轩然大波。这是为了促使美国企业向国内回流的贸易保护新动作?还是为了帮助美国富人阶层保全财富而祭出的政治杀招?各种说法,莫衷一是。

从理论逻辑上看,凡是认可市场经济理论家和政治家,多数都承认,减税是为企业松绑、刺激市场活力、激发投资热情的重要手段。

当代美国比较典型的例子是“里根经济学”,其背后的主要理论支撑是供给学派的“拉弗曲线”。“拉弗曲线”的基本含义是,政府经常为了增加财政收入,需要通过税收来薅市场的羊毛。但是,薅羊毛需要一个精准的火候,不是税率越高越好。如果税率超过了一定的限度,比如达到100%,那么财政收入也会同时归零,因为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愿意再开工了。

在供给学派理论家的推动下,里根政府通过大规模的减税来刺激经济活动,也就是先把市场的蛋糕做大,蛋糕大了,企业数量大了,税基大了,即便税率很低,也会让财政收入出现显著的增加。

供给学派主张减税政策或轻税机制以促进经济增长,其实并非是全新的税收理念,也说不上是激进的观点。如斯密在《国富论》里说的:“高税率会阻止人们购买课税商品,或鼓励走私,而政府税收反而不如税率较低的时候。”斯密还说:“法律和政府的目的,是保护那些积累了巨资的人,使他们能够平安地享受劳动成果。”

而从事实经验看,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不管是共和党政府还是民主党政府,其实都把减税作为刺激经济复苏的重要手段,只不过在减税的幅度和对象的确认上有巨大的分歧,民主党倾向于“劫富济贫”而共和党倾向于“劫贫济富”。

里根是特朗普最喜欢的总统,特朗普的减税计划也亦步亦趋:调高个人所得税纳税标准、减少等级,降低资本利得税,取消遗产税,企业所得税由35%统一降至15%。目标也很明确——充分释放商界能量,最大限度促进经济增长、增加就业岗位并扩大中产阶级收入。

但是,不管未来特朗普减税计划的经济效应能否实现,这一计划所蕴含的社会效应却有些令人担忧。因为减税计划越简单,税率设定越统一,便越有利于富人。同样的减税馅饼,落到富人头上和落到穷人头上,感觉是不一样的。所得税每减少5个百分点,富人的车库里便可能多一辆豪车,而对于穷人,只不过餐桌上多几个鸡蛋而已。对于处于夹心位置的中产阶层而言,喜忧参半,他们乐见个人所得税减免,担心个人、企业都减免会让政府债台高筑、国家越变越穷。因为说到底,羊毛出在羊身上,联邦赤字还得最终转嫁到社会身上。据估算,15%的企业所得税税率将使美国联邦政府在未来10年间减少2万亿美元的收入。拉弗曲线所追求的效果过去没实现,这次能吗?

在美国,国会掌握着“钱袋子”权力。特朗普减税计划抛出后,美国公众的反应大体正面,多数人都认为国会应该和总统朝一个方向努力,而不是硬性抵制、另起炉灶。不过,在具体项目上,只有37%的人支持计划中对企业所得税的削减额度;更多的人称,让他们同意这一条款的条件是进一步协调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的减免水平,让普通民众感到更多实惠。46%的受调查者只愿意支持不会导致联邦赤字增加的减税法案,而只有28%的人觉得,赤字增加一点也没关系,只要政府的主要目标达到即可。

当前美国政治主旋律包含三个一:一个左右分裂的社会、一个执着不群的总统、一个不温不热的多数党。特朗普的减税计划在国会会被改成什么样子,还得边走边看。

史泽华(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相关事件

  • 特朗普公布减税计划
  • 特朗普公布减税计划
  •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4月26日报道,当天,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公布税收改革方案,宣布计划大幅削减企业税和个人税。此次所谓“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减税”的税务改革计划,将惠及企业、中产阶级和某些高收入人群。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