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巴勒斯坦内部和解,中东地区将走向和平?

王晋 以色列海法大学国际政治学博士研究生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巴勒斯坦两大政治派别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与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在埃及首都开罗达成了和解协议,这不仅说明巴勒斯坦国内派别对立的缓和,也预示着巴勒斯坦十多年的事实“分裂”可能归于终结,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之间的和平进程突破了一个关键障碍点。

从当前来看,新达成的巴勒斯坦法塔赫和哈马斯之间的和解协议,很多细节条款并没有被披露。但是一些关键议题,如加沙地区边境口岸的管控、哈马斯准军事人员的待遇等,似乎已经得到了解决。根据协议,加沙地区连接埃及的拉法口岸,将会有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管辖的准军事组织接管,而埃及很可能会在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军事人员进驻之后,开启加沙地区与西奈半岛的贸易通道。这对于长期饱受外部封锁的加沙地区民众来说,无异于一个巨大的福音。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驻加沙办事处将会在年底之前接管加沙地区的行政工作,这也意味着哈马斯很可能同意在加沙地区公务员问题上,做出一定的让步。2006年哈马斯击败法塔赫独霸加沙以来,加沙地区原有的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公务员,被迫停止办公,其行政工作被哈马斯所管辖的行政人员接管;而由于法塔赫认为哈马斯“夺权”非法,因此在继续发放工资给原来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在加沙地区的行政人员之外,一直拒绝承认哈马斯的行政人员合法性。在两派达成和解的谈判进程中,如何安置哈马斯的行政人员,是一个非常敏感也很难处理的议题。此次达成协议,同意法塔赫主导的民族权力机构行政机构全面接管加沙,也就意味着哈马斯必然在此问题上做出了巨大的让步。

哈马斯的第三个让步,可能来自于军事人员关系方面。与加沙地区的公务员纷争相似,长期以来,哈马斯和法塔赫各自有自己的准军事组织,尤其是哈马斯的“卡桑旅”,更是履行着哈马斯组织的军事和警察职能。哈马斯和法塔赫各自拥有的准军事组织,其历史可以追述到90年代初巴以和平进程开始以前的以色列占领时期。法塔赫的军事团体自然不用说,其形成与演化,是长期以来试图从境外反抗以色列占领的结果;而哈马斯的准军事组织,则代表着被以色列占领下的巴勒斯坦人,试图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区反抗以色列的努力。在中东和平进程开始之后,无论是哈马斯还是法塔赫,都没有放弃自己的准军事团体,反而在随后十多年与以色列的斗争中,愈发壮大。2007年以来,中东国家和国际社会历次调节巴勒斯坦内部法塔赫和哈马斯之间的纷争,其最大的困难点就是如何安置哈马斯庞大的准军事组织。根据此次协议,一些哈马斯准军事组织人员将会被吸纳到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军事团队之中,剩下的可能面临遣散。这样的安排,哈马斯无疑做出了巨大的让步和牺牲。

哈马斯的让步,一方面反映出哈马斯领导下的加沙地区,在当前外部国家以色列和埃及封锁,以及内部来自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制裁下,社会不满和民众贫苦所带来的巨大压力;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在哈尼亚领导下的哈马斯新政治局团体,对于重新定位哈马斯本身的组织目标与意识形态的决心。哈马斯的让步以及与法塔赫之间的和解,对于巴勒斯坦人民来说,无异于一个巨大的利好消息。

当然,哈马斯的让步,以及在埃及达成的和解路线,并不代表着今后巴勒斯坦内部派别,尤其是哈马斯和法塔赫之间关系将会“矛盾不再”。事实上一些关键议题,比如法塔赫和哈马斯的关系,似乎仍然没有得到解决。尤其是哈马斯似乎仍然将会在未来独立存在,而不是按照长期以来法塔赫的愿望,并入法塔赫主导的政治派别“巴勒斯坦民族解放组织”之中。法塔赫一直将哈马斯视为巴勒斯坦政治领导权的有力竞争者,而哈马斯一直希望保留自己相对独立性,区别于左翼的世俗的法塔赫,并且希望能够通过选举的方式成为第一大政治派别。法塔赫和哈马斯之间仍然存在的“独立关系”,很可能会影响未来的巴勒斯坦国内政治关系和派别平衡。

哈马斯和法塔赫之间的政治和解,象征着巴勒斯坦内部纷争的解决曙光,也意味着未来巴勒斯坦人民很可能能够以一个口径,在巴以和平谈判中发出声音,而这也预示着中东和平的新机遇和新进展。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9_172779.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