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自恃特权者必须受到舆论谴责

近日,一个人醉酒开车在河北大学校园里撞死学生,事后肇事者却大声对周围人说:“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爸是李刚。”原来肇事者父亲是当地一个公安分局副局长。按照法理,一人做事一人当,此事本来与其父亲无关,但这句话却再次刺痛了国民的神经,引起网上的热议与声讨。

在官本位的排序中,这名肇事者的父亲也许就是一个副科长吧,其官阶并不算高,在古代是个七品县官以下的吏员。网上将其称为“吏二代”,大概是认为他还不够品级。这称谓还有一个意思,在人们心目中,也只有像《水浒传》里高逑那种从一品的显宦,其子弟才可以称得上“衙内”,敢于仗势欺人。这世道到底是不同了,要比过去好五倍,但那是指权力者,所以连吏二代也可以耀武扬威,以衙内自居,视人命如草芥。

权力要扭曲到怎样的程度,才会产生这样一种泯灭人性的冷漠感觉?如果凡沾一点官职的人,甚至他的亲属都可以无法无天,老百姓还有活路吗?这名肇事者可能只是太蠢,不但在事发后表现得冷漠,而且还说人神共愤的话,可言为心声,这样的心态实际上很有代表性,代表了目前的社会生态环境。那就是一部分官员及其子弟把自己当成特权阶层,已经为所欲为惯了。

正因为这种官民逐渐形成阶层分化,而且成了官员们的自觉认识,才有了“你是代表党说话还是代表群众说话?”“与政府作对的就是恶”等雷人官话不断曝光,我们才不能不承认他们说的是事实。而此事发生后,肇事者被定性为涉嫌交通肇事,网上却发出不同声音,认为案件定性过轻,也反映了公众对司法在官民犯罪上实行双重标准的看法。

这不能怪公众缺乏法律知识,因为事实上目前的法制还不健全。比如官民就有不同的对待,由于部分权力者自以为有特权,只看重左右其仕途晋升的党纪,而不担心约束庶民的国法正律,所以个别官员及其家属才会不把法律放在眼里,否则那名肇事者是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的。这不是现代的法治,甚至也不是古代的德治,而是他们眼中一厢情愿的官治。在这样的社会里,这世界不是你们的,也不是我们的,而是他们的。

然而,中国民众再愚昧懦弱,现代社会的平等还是懂得一点的,所以每当听到“我爸是某某某”的话,总会感到愤怒乃至无奈。肇事者应当如何处罚,自当按照法律程序,罚当其罪,但他这番话却必须受到社会的谴责,并且引起我们的深思(但愿也能引起包括肇事者父亲在内的官员们的深思)。权力感是一种社会毒瘤,它会破坏社会的起码道德,让全社会奉行丛林法则。可以想见,这个肇事者将来如果做官,一定是个滥用权力的人,他要想改变对权力的认识很难,因为社会存在就决定了这样的意识。

河北大学校方的反应同样令人失望,事发后他们不是公开谴责肇事者,要求公安机关追究其法律责任,给学生家长和学校一个交待,而是贴出通知,提醒学生们注意校园安全,好像出事是由于学生自己不注意安全似的,更难以理解的是,校方还下令学生不许接受新闻采访,表现得就像那些出事的黑煤窑。这可是代表一个社会良知的堂堂大学呀,学生们将学校视为自己的家,可“家长”却是这样对待他们,怎不令人寒心?如果受害者是你们的孩子,你们也会这样雍容大度吗?

明年就是辛亥革命100周年,先辈们当初建立共和国的理想和实践,其中一个就是要实现民权,消灭人与人的不平等,可见我们前面的路漫漫。好在肇事者的言论还能引起社会的谴责,说明公众还对实现社会公正抱有希望。

相关事件

  • “我爸是李刚”
  • “我爸是李刚”
  • 10月16晚9点40许,在河北大学新区易百超市门口,一辆牌照为WE420的黑色轿车将两名女生撞出几米远。司机肇事后若无其事,开车到雅馨楼去接女友,回来时被保安的众多学生截获,直到交警赶到将其带走。据目击者陈述:当保安的学生勒令肇事司机下车时,肇事者却口出狂言:“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爸是李刚”。经保定网友人肉搜索,“李刚”确认为保定市北市区公安局副局长。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