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非功利性阅读才是启蒙的开始

“7月15日,中宣部、教育部、共青团中央联合向青少年推荐了100种优秀图书和100部优秀影视片。包含思想、知识、文学等若干大类的图书,包含电影、电视、动画等多个类别的文化产品,为青少年打开了一个缤纷的世界。”先不谈这个“双百”目录引发的巨大争议,近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又发布消息说,“全民阅读立法已列入2013年国家立法工作计划,总局将争取在年底形成较成熟方案提交国务院法制办。目前,全民阅读立法起草工作小组已草拟了《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初稿。”这跟书店纷纷倒闭、出版社度日如年的现状形成了极大的反差,看起来像是要有所作为的样子。

文化产品生产过剩就是危机

人性一向好逸恶劳,中国人尤其小富即安,改革大多是防御性的:因为大宋积贫积弱,不得不王安石变法;因为洋人船坚炮利,不得不洋务运动;因为文革百业凋零,不得不开放搞活,后发优势、人口红利之后,有改革红利的新理论出现,但人口、土地和自然资源都已过度开发,自然只能向科技和文化寻求突破方向了,这应该算是以上政策的合法性和合理性所在。

但一眼望去,文化危机早已冰冻三尺,春江水暖鸭先知,其实民间这方面的诉求很多年前就已小有规模。无论是百家讲坛的洛阳纸贵,还是国学热的“烧烤”模式,形形色色的民间图书馆和读书会也多有所见。应运而生的东西无法妄议好坏,好也罢,坏也罢,都是群体无意识的强烈需求。

搁置价值争论,便可以在历史和技术层面讨论问题。1980年代是人们能直接感受到阅读热情的年代,第一推动丛书激发了无数青少年科技和哲学的梦想,作家和诗人是怀春少女的白马王子,文学青年在那时候还不是现在的文青般带点讥讽。但数据是无情的,如今出版物的数量远超那个时代,而且还在不断增长,四书五经和四大名著注音本、缩写本、阐释本已然数不胜数,汉译世界名著也已经可以摆满整面墙的书架,加之网站的共享资料和文库更是无穷无尽的比特……

我们接受的信息,也就是泛泛的阅读量,只会比过去多不会比过去少,专家、博士们恨不得能把知识掰开了揉碎了灌进别人的嘴里。套用经济学的术语,文化产品很长时间以来都属于生产过剩,这是文化危机的一种表现形式。

生产过剩,需求严重不足,整个文化产业明显滞涨。原本的解决方案应该如改革开放初期一样,输出文化产品,向世界争取市场,但文化产品的竞争可不仅仅是廉价低端就能让世界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的,所以文化上,我们是纯粹的逆差,这一点,很多学者都从各个角度进行过描述,提出些诸如文明的冲突、后殖民主义和软实力等全球化理论。

内容生产者无动力提高文化产品质量

政策必须直截了当,找到所谓的抓手。在长期文化逆差加之内需不足之后,相信源源不断的政策还会接踵而至。全民阅读立法听起来很可笑,也几乎没有可操作性,但倘使能实现书店免税,增加公共图书馆投入,改善作者的生存环境,也算得上诱之以利,或多或少能起到些正面的促进作用,让人不仅怀疑这是否类似美国议会的院外游说——传说中的大文化部要增加自己的分量,而众多经营困难的文化机构则需要政策扶持。

文化不能等同于经济,同样,文化也不等同于宣传,虽然很多媒体人信誓旦旦地认为现代传媒可以把一条狗包装成意见领袖,但至少这条狗得英俊潇洒、吠声洪亮,才可能具备包装价值。

通常情况下,仓廪实而知礼节。一个简单的例子可以看到文化危机是如何累积起来的,翻译工作在人们月工资三五十元的年代大概是千字三十元左右,而在如今大概是千字六十元左右的标准,倘使我们是市场经济的话,即便充分考虑外语系毕业生的数量增长带来的成本降低,翻译质量正常情况下也会是成倍下降。

这便是大多数内容生产者面对的现实,作家同样两级分化,出现了上千万年收入的人,说明了总体需求的上升,但全国top100的作家比起其他任何一个行业的精英都会自愧不如。在经济高速增长的这几十年,与之匹配的文化产品也在迅猛增加,但受制于这个简单的规律,产品质量大幅度下滑的同时,文化人的自尊和自信至少在经济上已经被彻底摧毁。这便是文化危机的另一种表现。

非功利性阅读才是启蒙的开始

物质丰富了,才发现精神空虚,能恶补得回来吗?严肃地讲,这即便不是病入膏肓,也至少算得上伤了元气了,对大伤元气的躯体下虎狼之药,想必不是良医所为。中医讲君臣调和,心焦冒火,气息不顺,六神无主,这些症状摆在面前,千万急不得,要慢慢调养。

巴豆子吃不得,老山参也吃不得,谁能开得出救世的方子呢?秘诀只有一条,承认我们现在是病人,而且很不幸患上的是疑难杂症——所谓的文化病。不像经济危机那么直观而伤筋动骨,文化危机是触及灵魂,全民阅读立法显然不太对症,虽说这药倒也不是猛药,有点类似红楼梦里的妒妇方,冰糖、梨、山楂煮服可以一直吃到死,但开启民智靠的是启蒙之方,回到历史上,新文化运动没能启蒙,新民主主义也没能启蒙,文化大革命还是没能启蒙,学界百思不得其解的新启蒙,到底会一种什么样的形式和内涵出现呢?如今也许已初见端倪。

非功利性的阅读才是启蒙的开始,为阅读赋予太多的文化意义或政治经济意义,本身就已经偏离了阅读的本质——寻找存在的意义。

回归阅读,去直面那些伟大的精神存在,找到我们迷失的灵魂,这场文化危机来得并非不合时宜,毕竟,我们从未面对过这种来自意识深处而非单纯来自肉体的威胁。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9_78279.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全民阅读立法
  • 全民阅读立法
  • 记者8月4日从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获悉,全民阅读立法已列入2013年国家立法工作计划,总局将争取在年底形成较成熟方案提交国务院法制办。目前,全民阅读立法起草工作小组已草拟了《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初稿。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