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彩票公益金使用不能混水摸鱼

近日,国家审计署对18个省(市)开展了彩票资金审计工作。福彩和体彩发行20多年来,累计销售额已超过1.7万亿元,提取的彩票公益金已超过6000亿元,但公益金总体去向成谜;在局部可看清使用方向的地方,也是问题多多。(《京华时报》12月8日)

彩票本质上是通过政府特殊事业向社会募集的公益基金,其目的不是经营牟利,更不是赌博娱乐,而是通过销售彩票来补充公益开支不足。《国务院关于进一步规范彩票管理的通知》规定,彩票公益金提取比例不得低于35%,彩票公益金一半上缴中央财政,一半留在地方。上缴中央部分按60%、30%、5%、5%的比例,分配至社保基金、专项公益金、民政部和国家体育总局;留在地方的,也规定用于“扶老、助残、救孤、济困、赈灾”等5类公益事业。然而,从目前来看,不管是中央还是地方,彩票公益金在使用上都存在问题。如2013年中央政府彩票公益金决算总数为303.08亿元,而用于补充全国社保基金总数为276.65亿元,比例超过90%,用于社会福利、体育、教育、残疾人、农村医疗救助等事业则少得可怜。

一些地方在彩票公益金使用上,乱象丛生,据披露,这方面存在三大问题:一是趴在账上睡大觉或沦为“小金库”。比如,截至2012年末,山东省体育部门有4.25亿元体彩公益金未使用,其中4个市、34个县未使用体彩公益金,占当年拨入金额一半以上;截至2010年2月,上海市福利彩票公益金累计结余6418万元,占筹集公益资金总额过八成。二是被挪去盖大楼、买车等。上海市的审计报告显示,2009年该市用于体育场馆改造公益金共1643万元,但有543万元彩票公益金,被民政、体育等主管部门拿来建楼、买车等。三是挪作办公经费。如湖北某市民政局曾挪用13万元彩票公益金用于机关经费,荆门市民政局挪用39.8万元支付工资。2004年审计报告国家体育总局带头用2.9亿元彩票公益金修建了大楼,1.5亿元公益金发放部门工资。

正由于使用管理不规范,滋生了彩票腐败行为,如国家体彩中心原副主任张伟华、印制处原处长刘峰等擅自增加环节,转手高价采购,致使国家彩票发行费流失2341万元;青岛市福彩发行中心原主任王增先曾斥资2000万元公款,购买当时国内最顶级豪华游艇等。理应“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公益金,却日益沦落为权力部门自肥的“唐僧肉”,不仅使福利及体育事业资助力度减小,也违背了“扶老、助残、救孤、济困”宗旨,使彩票业合法性受到质疑。

造成彩票公益金使用乱象频现,一是相关部门在使用公益金上权力过大,缺乏监督制约;二是在使用分配上缺乏法律强制性,使公益金成了一块权力部门的“唐僧肉”;三是民间社会机构、民众无法参与资金使用和项目全程监督,规章监管成了一种摆设。为此,确保我国彩票公益金使用规范,不至成“一头雾水”,关键是要提高公益金使用透明度,引入社会监督力量,可向我国台湾地区学习,对彩票发行采取公开招标方式,把公益金投入的所有项目和全过程纳入公示范围,实现资讯公开,对运用效果进行考核,不留任何漏洞。同时,把公益金使用纳入法治轨道,增强法治威慑力,铲除彩票滋生腐败的土壤,确保彩票公益金使用运行在健康轨道上。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