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奇葩大桥”如何自说自话?

邓海建 中国网时事评论员

湖北省孝昌县卫店镇澴水河老桥为漫水桥,每到汛期遇到河水上涨,桥西头的久龙、清泉、团山、沙塘、三杨等村的近万村民就会遭遇出行难。为方便村民渡河,孝昌县交通局争取到项目资金248万元,在漫水桥旁边重建新桥,可如今新桥竣工已有两个多月,却撂下引桥不予再建,近万村民望眼欲穿。(6月27日《楚天都市报》)

中间的主体桥建好了,两边的引桥没影子了。手脚灵活的还能冒险攀高爬桥,大多人恐怕也只能望桥兴叹。一个经济欠发达地区,斥资数百万在基层建一座桥,不能不说是民生工程中的“大手笔”。但桥修成这个样子,断头断尾,寸步难行,主桥修成后建设单位就瞬间闪人,民生工程成了无人问津的半拉子工程——故事戛然而止,谁也窥视不破背后的“寓意”。

类似的“奇葩大桥”,当然不会只此一家。譬如2013年,“网友曝”西安和咸阳之间有一座桥,叫渭河横桥,这原本是方便西咸两地居民的桥。然而,这座投资了2.6亿元的大桥,在主体建成三年后仍是一座断头桥。机动车无法通行,自行车需要用绳子吊上桥,行人通行甚至还需要借助架在桥边的木梯子,若是货车运货,还需借助吊车。于是,连心桥成了闹心桥,而在舆论监督介入之后,引桥重生的戏码才有了转机。

这类的“奇葩大桥”,之所以在各地并不鲜见,其实无非还是三个道理:一是建桥拆桥多是权力者自说自话,建到什么地步、功能与性价比几何,都没个准数。因此,埋怨也好、委屈也罢,奈何职能部门已进入“无视模式”?二是在少数地方,钱虽然不容易,花钱却太容易。绩效审计等程序阙如,那么,就算勒紧裤带建桥,就算建成一半明知浪费,也无人管无人问。地方权力监管及公共监督,似乎置若罔闻。三是类似大型项目缺乏问责机制兜底。只知道钱花出去,而不对花钱的过程问责,那么,究竟是预算问题还是规划问题、是施工问题还是市场问题,永远成谜。大不了,再莫名其妙把断头的桥续上,反正也等不来一份“责任清单”。

事实上,每一座“奇葩大桥”背后,必然对应着行政作为上昭然若揭的瑕疵或悬疑。有没有贪腐嫌疑是一回事,民生工程虚与委蛇是另一回事。如果顺藤摸瓜下去,“奇葩大桥”本身就是一封遮无可遮的举报信,不管其背后有怎样的“情非得已”,退一万步说,起码在政府信息公开层面欠纳税人一个经得起拷问的交代。

6月28日,审计署发布了2014年度多项审计公告,再次强调公共财政资金需要有制度化的预算约束。如果公共财政资金在看得见的路桥上都能如此堂而皇之地“缺胳膊少腿”,那么,看不见的地方,会让公众如何联想呢?“奇葩大桥”上的自说自话,说到底,也许还是粗线条的预算执行的顽疾。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_132407.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