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亚投行不应被视为“一带一路”的筹码

陈晓晨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6月29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议》在北京签署,给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下称“亚投行”)设定了基本大法,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不过,对亚投行的角色,坊间有不同观察。一些外媒认为,亚投行是“服务中国‘一带一路’的工具”,甚至有国内观察者都说亚投行是“一带一路”的“撬杠”。笔者认为,这是一种狭隘的视野。我们不应把亚投行简单视为“一带一路”的筹码,而是应当从推动国际规则制定、提供国际公共品的高度看待亚投行的价值。

诚然,亚投行与“一带一路”确实存在重合点。“一带一路”沿线城镇化与工业化,形成了巨大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而这是亚投行将来服务的对象。据亚洲开发银行测算,2020年前亚洲地区每年基础设施投资需求高达7300亿美元。然而,亚开行去年仅提供了210亿美元贷款,其中还有66亿美元是联合融资。显然,资金需求与供给之间存在巨大的缺口。亚投行由此应运而生。亚投行协议开篇即开宗明义,阐明其宗旨为“通过对基础设施和其他生产性部门的投资改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因此,亚投行与“一带一路”倡议在基础设施投资上确实存在相关性。

然而,笔者认为,尽管亚投行与“一带一路”倡议存在共通点,但却并不能简单地把亚投行视为仅仅服务“一带一路”的工具。

从属性上看,“一带一路”并不是中国单方面的“战略”——这是一些人的误区——而是共商共建的经济合作倡议,旨在共同打造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而亚投行是亚洲的政府间多边开发性金融机构,是一个中国参与国际治理的平台,也是中国向全亚洲乃至世界提供的国际公共品。

从目标上看,亚投行是中国主要推动的一个新的国际多边机构,通过金融手段促进亚洲基础设施建设与合作。而“一带一路”倡议主要是为了促进经济合作,国际的产能的合作及其他一些领域的合作。在实际运作中,亚投行确实将在客观上有助于中国与亚洲国家的合作;但是,从初衷上看,亚投行主要着眼于亚洲尤其是中小国家自身的能力建设,并对现有的国际金融体系起到填补空白和补充性的作用。

从地缘经济角度看,“一带一路”的范围很广,超出亚洲范围,且具有一定的延伸性。与此同时,亚投行也并非仅仅为“一带一路”项目提供金融服务,而是普遍地服务亚洲经济发展项目。

亚投行虽然与“一带一路”倡议一样,都是由中国主要推动的,但并不能因此被简单视作“一带一路”的工具,更不是中国一个国家的工具。如果沿线国家有好的项目,亚投行作为一个国际多边机构将会独立的、尽职调查,严格遵守亚投行的规则开展投资活动,按照开放包容的精神发展亚投行。相反,倒是现存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等,向一些国家施加了苛刻条件,被一些人认为是某些国家的“外交工具”。

既然亚投行并非中国一个国家的工具,那么亚投行之于中国有何价值?笔者认为,亚投行的成立代表着中国在国际治理体系上的创新,是一次重要的尝试。亚投行最大的价值,就是给了中国一次机会,参与国际规则的构建。

过去70年来,美国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为解决全球重大问题作出了一定的贡献,但这辆“旧车”已显疲态,亟需改革。而美国在IMF改革问题上迟迟不能落实改革承诺,引发众怨;作为最大的国际货币发行国,美国也没有尽到提供“国际公共品”的责任。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发起亚投行,能够缓解现有体系中的矛盾,提供“国际公共品”,参与国际规则的制定。换言之,亚投行的目标是带动亚洲国家经济长期发展,决不搞一个国家的“一言堂”;治理机制必须要有创新,决不搞美国式的霸王条款;决策应该以经济发展尤其是基础设施建设为主要目标,决不搞意识形态、价值观优先。只有让亚洲国家搭上中国发展的“顺风车”,才能从根本上实现中国与亚洲国家的共赢。只有参与国际规则的制定,才能在实践中提高中国制定国际规则的水平,促进国际经济金融体系向更公正、更合理的方向发展。(实习生陈风、王庆洋对本文亦有贡献。)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_132707.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