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号贩子屡禁不止启示系统治理思维

鞠实 中国网时事评论员

9月10日,国务院督查组对看病难问题进行督查,首先针对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医院、北京同仁医院等群众反映强烈的票贩子问题进行暗访。暗访发现,在这些医院,号贩子已然猖狂泛滥,什么号都能挂到,只要交钱就可以。督查组将在问题汇总后集中反馈有关方面。(央视网9月11日)

医院专家挂号“实名制”、重点科室实行预约排队登记、现场排队清查、取消医生个人手工加号……应该说为了应对“挂号难”、号贩子这一问题和社会的强烈反响,包括北京市卫计委、公安部门、各相关医院等在内的有关方面,可谓是努力不少,经济、行政、司法手段都用上了。也必须得承认,在这些联合措施和综合治理之下,号贩子等得到了一定的打击和遏制,医疗秩序等得到了一定的纠偏。

但遗憾的是,不管是就群众的现实感受,还是就此次督察组的现场督查结果看,号贩子屡禁不止无疑还是一个比较严重的普遍存在。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有人认为,号贩子是一个系统的长久存在,而有关方面的打击治理却是运动性的分散状态,整治效果当然有些难以持久和彰显;也有人认为,号贩子的贩号手段都已经“互联网+”了,如招募排队抢号人员,除了直接的线下介绍等,已经不断的适时网上发布,但这方面的打击却不能有效跟上……

应该说,这些看法,都有一定道理,都指出了目前一些地方和部门打击号贩子所存在的问题和软肋。但笔者以为,这些都是就事论事的浅层次看法,而根本上,号贩子之所以屡禁不止,关键还在于没有控制好看病专家号的需求人员信息,并且在帮助取专家号的人员信息上存在空白和监管断档等。

需要理清的一个前提是,目前我们已经是进入非常深度的互联网时代,且病人看病也正在深入实施分级诊疗制度。这就给有关医院分配、确认和掌握需要挂号的相关人员及信息提供了方便——对同一地方需要转院到上级医疗部门诊治的病人,可由下级医院事先把需要转移挂的专家号、病人和代办人员等信息,通过专一的或特殊的渠道传到上级医院:对异地就医的,也通过类似的渠道事先直接对接到相关医院,或通过上级医院或部门转交到相关医院。如此,相关代办人员拿着自己的相关证明信息,到相关医院凭自己的身份证明和实现预约的信息对接,办理挂号手续,否则不予办理挂号。

如此的好处是,一方面能够较好的贯彻分级诊疗等医改制度,另一方面也可较好的杜绝号贩子与管理部门和人员打游击、招聘大量临时人员虚假挂专家号牟利,但管理部门却难于监督管理的难题,更好理顺医疗挂号秩序。

因为这样做,即挂号人员信息、需要诊疗人员信息与事先的预约或上传信息适时互通,有效杜绝了其它非相关人员虚假挂号牟利的条件和空间,也就断了号贩子以往赖以存在的土壤——利用排队挂号、取号人员信息与实际需要挂号看病人员信息不一致和不对等的空白和短板。

当然,这样做的一个前提是全国各地医疗信息要有一个较好的、灵活的、实时互通的信息共享和传递平台,这需要更进一步的深化医改和系统治理思维。这就提醒有关方面,要想有效治理号贩子,一些直接的打击和预防工作当然还需要不断地去做去深化去完善,但根本上还是需要更进一步的有效作为,把打击号贩子与其它医疗制度改革与实施、“互联网+”应有、医疗信息互联网共享平台建设与打击有效结合起来,才是根本有效途径。(责任编辑:王鑫)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_192707.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