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韩日争端持续发酵,美国亚太同盟体系陷困境

李成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

2019年7月1日,日本政府突然宣布,从当月4日起,对出口韩国的三种半导体产业原材料加强管制,并将韩国排除在贸易白名单之外。日本出口管制的产品,是智能手机、芯片等产业中的重要原材料,将会给三星、SK等韩国半导体企业带来重大的打击。之后,虽然韩日两国通过种种渠道进行过多次交涉,但始终没有达成协议解决问题。

7月24日,世界贸易组织(WTO)总理事会会议上,韩方代表两次向日方代表提议进行高层对话,但日方均未作出具体答复,也没有丝毫改变对韩强硬态度。同时,值得关注的是,被认为可能出面调停韩日矛盾的美方代表也没有对韩日贸易摩擦进行发言。

目前,韩国方面指责日本违反自由贸易秩序,并强调日本实施的对韩贸易限制,是对韩国劳工征用赔偿诉讼问题的报复。2018年10月,韩国大法院裁决,要求日本企业向殖民统治时期强制征用的劳工进行赔偿,并于2019年8月强制执行。

对此,日本多次谴责韩国不守信用,指出两国信赖关系已经受到严重破坏,出于国家安全考虑,对韩国出口有必要加强管制。因此,两国之间的主张形成了平行线,在短期内很难达成妥协。

1965年8月,韩日两国建交是以《韩日基本关系条约》、“韩日请求权协定”等四个协定为基础而实现的。因此,对这种关系普遍称为“1965年体制”。之后,日本认为,通过上述条约和协定,已经完全解决了日本对朝鲜半岛殖民统治的法律问题和补偿问题。与此相反,韩国认为日本政府始终没有真诚反省和承认殖民统治的非法性,所以后来的一切历史问题由此而派生出来。

其实,韩日两国建交的时候,美国在背后发挥了促动作用。在冷战时期,美国根据亚太地区战略,优先把日本当作地区的核心伙伴,也把韩国、中国台湾等纳入到亚太同盟体系,构建了美国主导的所谓“旧金山体制”。在“旧金山体制”下,美国提供安全保护伞和市场,日本利用殖民统治补偿来提供经济开发援助,韩国则提供了廉价劳动力,形成了东亚地区的“雁型”发展模式。之后,每次韩日两国发生历史纠纷的时候,美国历届政府多次发挥了调停作用,压住了两国关系的恶化。

特朗普上台以后,美国改变了以往对盟国管理的惯例,并不过多介入盟国之间的矛盾。虽然韩国方面多次邀请出面干预调停,但美国始终表示出暧昧态度,使韩日关系恶化一直没有得到有效的牵制,也显示出由于美国国力日益衰弱而越来越“力不从心”的困境。

冷战结束后,韩国跟中国、俄罗斯等国家实现了关系正常化,朝韩关系也改善了不少。另外,韩国也实现了“汉江奇迹”,已经成为G20的成员之一。2018年韩国人均国民收入为3.06万美元,已经接近日本的80%,尤其是半导体等一些领域已经在世界占有领先地位。因此,根据日韩双方国力对比的变化,需要重新确立两国关系的定位。这种现象,非常类似于中美贸易摩擦,所以值得深入观察韩日矛盾的深层次原因。

如果日本继续打压韩国,那么韩国的“脱日本化”必然会加速,终究会导致“1965年体制”的崩溃。韩国民众已经掀起抵制日货运动,而且韩国国内也已经呼吁废除“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因此,如果这种局面持续下去,不仅会继续恶化韩日关系,而且会影响到美日韩军事合作机制在内的美国亚太同盟体系。(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0_211680.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