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弱肉强食的合理化,将让道德体系分崩离析

央行发布最新假币通报,“TJ55、AZ88、WL15、YX86”四个冠字号码的100元假币被曝光,此前冠字为“HD90、TJ38”的假币也曾引发热议。许多人都有过收假币的经历,因此也见怪不怪,自己小心便是。而我之所以要大张旗鼓地写一篇关于假币的文章,却是从一件小事开始的。

在北京亚运村社区,有一位叫吴来琴的退休女工,老伴瘫痪在床,一家人靠微薄的退休金,和她平日捡拾废品生活。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与妻子去看她,无意间见到玻璃板下压着几张大额钞票,便随口问起。原来那些都是假币,她每每收到就压在这里,久了连自己都忘记了。妻子好心劝她,倒不如在小菜场悄悄花掉。而她却笑笑说,谁拿到心里都不会舒服,都不容易,吃亏是福吧。

子贡曾经问孔子,有没有一句话终生可以践行。孔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于是,这便成为了中国人的道德底线。可以想见,一张假币被不法分子制造出来,一路像击鼓传花般从许多人手中经过,每一次传递都伴随着小小的伤害。而我们早已习惯性认为,自己也是受害者,只是将别人赋予我们的伤害再次传递下去。让我意外的是,在假币的归宿中,竟然还有像吴来琴老人这样,将它们静静地压在这里,由自己承担损失。一个处于社会边缘的小人物,却默默为社会筑起一座道德的堤坝,使伤害就此停止。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物质前所未有的丰富。而与此同时,食品造假、家具造假、学历造假却屡见不鲜,社会整体的道德水平开始与富裕程度呈现反比趋势。为什么我们曾拥有的一些高贵品质,尚在吴来琴老人身上得以保留,而在比她拥有更高社会地位的主流层面,却越发缺失呢?

究其原因,与当前人与人之间由道德约束转变为竞争法则存在很大关系。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引入了竞争机制,使劳动的外在牵引力,由行政指令,变为周边环境的切身刺激,并与所有制改革产生的内在牵引力一起,极大地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在人们崇拜效率的同时,也使竞争意识泛化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竞争的冲突性,开始不断替代我们血液中原有的“和”的理念,使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推己及人的意识不断被削弱,人际关系呈现出利益的零和效应,于是在整体上就表现出自我利益保护过当、社会道德水平降低的现象。而一些远离社会竞争机制的人们,就如吴来琴老人那样,却保留了传统道德的习惯。

竞争法则来源于达尔文主义,强调物种间通过竞争得以发展进化,这对于现代社会的高效运行产生了巨大的启蒙作用。但同时,弱肉强食的合理化,也使西方资本主义在初期阶段,道德体系瓦解,无数血汗工厂诞生,资本家无节制地剥削工人,伴随而来的是工人激烈的反抗,社会矛盾激化。此后西方社会进入了反思和自我修复的进程,在一部分社会领域中建立了竞争法则的禁区,开始采用竞争法则和道德标准的双轨运行机制。即商业领域继续保持激烈竞争,而人与人之间,重新回归被达尔文主义否定的传统宗教道德标准,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只有老实人、没有老实生意。这种双轨制保证了西方社会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倾覆,社会道德体系逐渐修复。所以,今天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主流社会对于婚外情、同性恋参军、甚至堕胎问题呈现出的保守态度,以及富裕人群对社会公益事业的热衷,都与宗教道德观与竞争法则的并行存在联系。

因此,当前我们遇到的发展水平与道德水准相背离的问题,不妨也可以参考这种双轨运行机制。因为,过度强调竞争法则的结果,将使人表现出更强的动物性。将人与人的关系从竞争法则中分离出来,回归我们的传统道德标准,用诸子百家的精华,弥补当下的道德缺憾,才可恢复人有所为、有所不为的理性。采用双轨运行机制,社会的财富与良心才有可能得以平衡。

习惯决定性格,性格改变命运。高尚道德的回归,需要从细微处开始。此刻,新的假币又被发现,一张张假币成为了道德的试金石,为每个人提供了两种选项,承担损失或是转嫁责任,如何选择取决于我们自己。将平时行事的方法暂且放下,在做人层面上回归本分自律,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小小的损失,或许能够换回温暖的人情。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