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欧洲出现不稳定一代?

从巴黎郊区焚烧的汽车到雅典市中心的街头斗殴,从马德里的万人游行到伦敦的聚众骚乱……随着国际金融危机的风起云涌,欧洲正经历着一场深刻的社会危机,这场危机的一个重要表象就是,欧洲青年从未像现在这样怒不可遏。

英国巴斯大学盖伊·斯坦丁教授指出,经济危机在欧洲催生了一个新的危险阶层:不稳定一代

裁员或减薪往往会落到刚刚走向社会的青年头上,青年首当其冲成为经济危机的最大受害者。目前15至24岁的欧洲青年的平均失业率高达20.4%,比2008年上升了1/3。即使欧洲失业青年最终找到了工作,大部分也都不稳定。在欧洲国家中,斯洛文尼亚与波兰的情况最糟,25岁以下上班族中,60%都是临时工。而德国、法国、瑞典、西班牙、葡萄牙这一比例也超过50%。此外,不少欧洲国家青年的工资非常低廉,在西班牙,16至19岁的青年只能拿到成人工资的45.5%,20至24岁的青年仅拿到成人工资的60.7%。因此,青年即使有工作,低廉的工资也难以满足生活需要。

欧洲不稳定一代可以分为三类:一是类似流氓无产者,人数不多,有暴力犯罪倾向,就像不久前伦敦街头骚乱的不法分子。二是受过良好教育的青年,他们怀揣工作梦想,但在现实面前四处碰壁难以圆梦。三是工作了一段的青年工薪阶层,他们由于近年来的经济衰退失去了原有的地位,被边缘化,于是迁怒于外国人。第三类人容易受到极右势力的蛊惑,成为动摇西方社会模式的危险因素。不稳定会对欧洲构成威胁,但不是以骚乱形式,即使未来几年骚乱肯定还会增加。真正的危险是仇视外来移民、反对欧洲一体化的民族主义力量的上升。

近20年来,西方国家曾成功地掩饰了中产阶级的不稳定性。美国、英国通过税赋倾斜向低薪阶层实行补助。丹麦、德国和荷兰出台社会政策鼓励退休者重返工作岗位,以便统计时降低失业率。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等通过向家长支付退休金间接补助青年,让家长供养失业的孩子。在斯坦丁看来,这些举措无异于“与魔鬼签约”,西方政经体系撑不了太久,它已经开始崩塌。

不稳定一代不仅关乎国家稳定,而且涉及代际利益:青年与中老年之间发生冲突。和平与舒适是欧洲青年从前辈那里得到的忠告,欧洲通过良好的福利让青年生活在保护伞下。一旦这把伞摇摇欲坠,欧洲正在变老的政治精英们首先捍卫的是他们那一代人的利益,这只能加重不稳定一代的失望。走上街头的欧洲青年在一条标语中写道:“我们并没有和体制作对,是它在和我们作对。”意识到自身前途正在受影响的年轻人,开始仔细审视前人的思想是不是还适合当下。欧洲需要给青年创造改变自己和体制的机会,这比物质救助更为重要。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