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无偿献血率不宜纳入文明城市考核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盐城市疾控中心主任沈进进在两会上表示,“血荒”已呈全国蔓延之势,很多地区因为缺血影响到正常手术的开展和病人的救治,部分地区为缓解血液紧缺开展的互助献血演变为血液买卖。为此他建议,将无偿献血率纳入文明城市、文明单位考核内容,以此推动无偿献血事业持续发展。(《中国青年报》3月9日)

应该承认,沈进进代表提出此建议的出发点,值得肯定。城市文明是社会文明的聚焦,而文明城市的创建,必须有一整套全面、系统、科学的评估指标来推进。但将无偿献血率,纳入文明城市、文明单位的考核内容,却值得商榷。

一则,此举恐怕有违无偿献血的无偿、公益性质。无偿献血是为了拯救他人生命,志愿将自己的血液无私奉献给社会公益事业,而献血者不向采血单位和所在单位领取任何报酬。既然是“无偿”,就不能与“有价”挂钩,虽然此处的“有价”不是赤裸裸的金钱,但一旦成为文明城市、文明单位的考核指标,也就成了一种隐形的、间接的“筹码”。既然是“无偿”,就是一种明确的公益行为,是一种以自愿为原则的道德行为,正如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一级演员、艾滋病义务宣传员濮存昕在两会上所言,公益都是随手做的,不能过分包装。

二则,将无偿献血率纳入文明创建考核,在个别地方和单位,恐会演变成变相的强制献血。近年来,个别城市或单位,在创建文明城市或单位过程中,急功近利,好大喜功,贪一时之功,图一时之名,为完成指标而大干快上、突击冒进,而不是冷静看待成绩,理智分析差距,让老百姓颇有怨言。在这样的背景下,将无偿献血率纳入文明创建考核,未必就能提高老百姓创建文明的热情。试想,假如评估之日将至,仍没有完成指标,会不会搞变相的强制献血呢?强制献血显然有违文明的要义。要知道,我国《献血法》对无偿献血只是“鼓励”。

此外,将无偿献血率纳入文明考核,未必能有效推动无偿献血工作,从而缓解“血荒”。无庸讳言,个别城市和单位为戴上“文明”的帽子,有时存在一定的造假现象,企图蒙混过关。假如无偿献血率也造假,于缓解“血荒”而言,作用自然不大。再说,造成“血荒”的最根本原因在于,无偿献血的宣传力度不够,采血工作人员的态度不够热情,无偿献血的管理比较混乱,血液的去向和使用不透明度,对无偿献血者可享受一次免费用血的兑现程序复杂……这些问题,极大地损害了无偿献血制度的公信力,影响了老百姓无偿献血的积极性。缓解“血荒”,要多这些方面下功夫,以打造无偿献血的良性激励机制。

笔者注意到,在今年两会上,13位全国政协委员提出了《关于将城市阅读指数纳入文明城市指标体系的建议》,以推动全民阅读进一步落实。与上述建议相比,恐怕这个建议更为靠谱。正如全国政协委员聂震宁所言,“一个居民爱读书、崇尚读书的城市,其文明程度也必然会进一步提高。”

相关事件

  • 2012年全国“两会”
  • 2012年全国“两会”
  • 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和政协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将分别于2012年3月5日和3月3日在北京开幕。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