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弹性延迟领养老金背后的民意期待和制度红利

6月5日,人社部就社会保险关系转续及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等问题集中答复网友时明确表示,相应推迟退休年龄已是一种必然趋势,该部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建议。(《京华时报》6月6日)

近年来,舆论对推迟退休年龄多有议论,但“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养老金年龄建议”还是引起了极大的关注。据介绍,此前有关部门对上海试点进行的调查显示,至少有7成多的涉及人员赞成试点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不难看出,弹性延迟领养老金有着相当的民意支持,但也不是没有反对的声音。对此,我们该如何审视呢?

弹性延迟领养老金年龄背后的社会现实是我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而我国现行退休制度是以建国初期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人口平均寿命为背景制定的,但当下的经济状况、人口年龄结构已经发生了变化,并且将发生更大变化,因此,无论是为了适应人均寿命提高,还是考虑民众的呼声,僵硬的政策不做出相应调整,恐怕就不合时宜,也难以承载起社会的需求和民众的期待。

当前,很多国家都放弃了强制退休制度而选择有弹性的退休计划。如在美国,职工在65岁时退休,养老金的工资替代率为67%,也可选择在62岁退休,工资替代率则为53%,若70岁退休,则为71%。在奥地利,对达到65岁退休年龄未退休的职工若在65-70岁退休,则增加3%的养老金待遇,若超过70岁退休,则增加5%的退休待遇等激励因素。这些政策对我们不乏启示意义。

从一定程度上说,公众关注弹性延迟领养老金年龄也是民意和现实力量的积聚必然。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说,探索弹性延迟领养老金年龄不但是对民意的回应,也有着诸多的益处。一是有利于人力资源的充分利用。一刀切的退休政策虽便于管理,但没有考虑到个体的生理、心理和社会活动能力的差异,不利于个体能力的充分发挥,甚至造成人力资源浪费。而弹性延迟领养老金年龄则能在一定程度上消除这种弊端。

二是有助于提高老年人的生活水平。随着我国进入大众化教育时代,大众受教育时间已经延长,进入劳动市场的时间推后。如果沿用原来的退休年龄,那么个体老年收入将不足甚至出现养老困境。更何况,老龄人通常是社会的弱势群体,容易陷入贫困。这也要求探索弹性延迟领养老金年龄。

三是一定程度上缓解财政负担,增加社会福利。较低的退休年龄与继续延长的人均寿命不仅说明了法定退休年龄的偏低,而且也必然会加剧国家对养老保险费用的负担程度,适当提高退休年龄可以缓解国家财政负担。

四是弹性延迟领养老金年龄与就业压力并不天然对立。这是尤其应注意的问题。弹性延迟领养老金年龄具有延迟退休的效果。无论从理论上还是从实践上分析,退休年龄的高低和宏观就业总量之间并不直接相关。老年人和年轻人在就业岗位、适应职业上并不存在完全的替代性。

要认识到,我国目前的失业问题主要归因于结构性失业,劳动力供给结构和劳动力需求结构不相匹配。这需要通过产业结构调整,完善劳动力市场公共环境等措施来解决,而不是一个完全与老龄人是否退休有关课题,否则,就掉进了陷阱之中。

进一步说,公众更在意弹性延迟领养老金年龄蕴涵的公平,在意其带来的“制度红利”。厘清民众关注弹性延迟领养老金年龄的社会心理和民意情绪,对当下社会来说,是一堂必修课。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0_43280.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延迟领取养老金
  • 延迟领取养老金
  • 日前,人社部就社会保险关系转续及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等问题集中答复网友时明确表示,相应推迟退休年龄已是一种必然趋势,该部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建议。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