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查禁违规祭品,权力不能“缩手”

3月27日,《新京报》在微博上评论说,最近北京城管查获一批纸质iPhone5、别墅、家电等祭祀用品。清明祭祀,烧纸美女、纸别墅等固然不值得提倡,但也没必要禁止。只要不违反消防法规,政府理应向社会放权,将不良习俗交由社会自净,权力之手还是收回来为好。

4月4日,又将是中国人追思先人,缅怀传统的清明节。不出所料,届时将会出现各式各样的祭祀用品。北京城管事先出击,进行规范,到底是否涉嫌干涉公民个人自由?这只规范之手是应该装在社会身上,还是权力身上?

清明祭祀固然属于个人行为,但是不能将个人行为的自由绝对化。清明祭祀对中国而言有着深厚的文化意义。虽然檀香不曾入天界,清酒何曾下九泉,但是在清明祭祀中,中国人时刻经受着“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的传统文化的洗礼。这是一项极其重要的文化礼仪,是一项涉及国泰民安、具有政治性意义的制度。从学者、民间人士、甚至人大代表将清明节法定化的提案中可知,清明,在国民心目中是一项不可亵渎的文化符号。

但是,清明祭祀正在逐渐被异化。清明祭品五花八门:纸别墅、纸iphone,甚至有纸二奶。倘若一项具有极其重要文化意义的制度成为复活封建迷信、表达人们低级趣味与拜金主义的通道,进而公开挑战一个社会普遍认同的公序良俗,这不仅仅是社会道德疲软的悲哀,也将是政府的失职。

因此,政府倘若不干预此种行为,并不意味着其对个人自由的尊重,也不意味着是向社会放权,而是对这种严重亵渎传统文化行为的放纵!社会习俗从来也不会在放任自流中自净,而只能自甘堕落。如果任这样的祭祀行为自行发展,清明节所蕴涵的积极文化因素势必渐渐萎缩。

且,《殡葬管理条例》第十七条规定,禁止制造、销售封建迷信的丧葬用品。《北京市殡葬管理条例》中将其细化为:“禁止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制造、销售冥票和纸人、纸马等封建迷信殡葬用品。”因此,在北京,与纸人、纸马背后隐藏的内涵无二致的纸质iPhone5是否违规?答案显而易见。

因此,既然有法律法规在先,当然要依法办事。动辄怀疑法律法规的执行,是否也在不知不觉中解构了法律法规的威信?

但凡一个蓬勃发展的社会,则肯定会有一种良好的社会风气。这种良好的社会风气不仅构成一个社会健康发展的良好肌体,更是沉淀为一个国家向上的文化基础。在当下,中国政府权力过大备受质疑,小政府主张呼吁高涨之时,一般而言,政府理应向社会放权。但是,政府放权不能无的放矢。倘若政府放弃自身维护公序良俗的职责,放弃其对社会生活的积极引导,社会恶习不仅可能侵蚀社会自发秩序生成的机能,而且势必危及政府存续的根基。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