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断子绝孙”的痛定思痛

今年29岁的徐青(化名)大学毕业后一直闲在家里等吃喝,还将一名女网友带回家长期同居。面对父母劝说,他称父母有义务养自己。最近,被啃老长达7年的徐先生和朱女士夫妻将儿子诉至海淀法院,并申请强制执行赶独生子出门。执行中,徐青百般阻挠,还吼父母称:“你们就是想逼死我,我让你们断子绝孙。”(7月30日京华时报)

徐青早已成年,身体健康,有劳动能力,应该自食其力,孝养父母,他却好逸恶劳,挑三拣四,一直不出去工作;自己啃老不说,还要父母帮养自己的同居女网友,常常口出惊人之语:“没工作也有权利恋爱……作为父母,你们有义务养我。”“我让你们断子绝孙”,其言其行无不说明这个儿子是“极品”。

“断子绝孙”在民间属于极其恶毒的诅咒语,一旦出口往往引发激烈冲突,而此语出自亲生儿子,其杀伤力更大,况且徐青对父母说“绝孙”也意味着自己“断子”,但在他的固有意识里,自己谈恋爱,生育都是在帮父母完成责任,与“你们有义务养我”的歪理邪说一脉相承。

徐青是在其父母申请强制执行被赶出门时吼出断子绝孙这句话的,是他试图挽回的最后一搏。“极品儿子”折射畸形教育,之所以如此,无非是从小到大,父母自然流露的传宗接代思想以及百般溺爱、百依百顺的家庭教育熏染的结果。我国《婚姻法》等相关法律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但早已成年、身体健康的徐青显然不在此范围之内,相反,成年子女对父母也有赡养、尽孝的义务,自食其力是最基本的要求,其选择性的诉求凸显畸形教育下的盲点。对于独自走出家门,自己如何生活,他心中惶恐,茫然失措,多年的啃老生活已使其丧失基本的是非判断和人伦温情。

事实上,父母将徐青诉至海淀法院,要求其限期腾房,就是父母对自己以往的溺爱教育的深刻反省,徐青若有一点自尊心和触动,改变异化的生活状态和人生态度,事情就会有所改观。这也是父母狠心告儿赶儿的初衷。

当幼鹰长到足够大时,鹰妈妈会把它们推下山崖。当幼鹰往谷底坠下时,它们就会拼命地拍打翅膀,同时也掌握了生存的本领——飞翔。鹰式教育看似狠心,实则是在给孩子“断奶”,以便其能更好地接受大自然的生存法则。然而我国独生子女的家庭结构和一些父母错误的教育方式,溺爱娇纵,导致子女的生存能力匮乏,只注重孩子身体的长成和智商的训练,而忽略了自立、性格培养、自我控制能力、生活自理能力等方面的教育,不懂感恩,不懂孝顺,自私自利、予取予求,从而诞生了一批生理年龄早已成熟,心理、人格“发育”极度不健全的畸形儿。

小夫妻婚后辞职“啃老” 老人无奈报警求助;大学生为大学学费告父母……近年来一连串事件证明,啃老已成为一种社会病。像这样不让啃老就诅咒“断子绝孙”的人则是病入膏肓,是依附于至亲关系上的无休止的物质索取和精神讹诈。徐青被赶出家门之后,是幡然悔悟、重新做人还是百无一用,自暴自弃,有待啃老族对自己的反思能力及其对社会的适应能力。无论结果如何,都是父母对极品儿子的无奈“推掌”,也是社会对于啃老族的痛定思痛。

相关事件

  • 啃老引诉讼
  • 啃老引诉讼
  • 据媒体报道,最近,被啃老长达7年的徐先生和朱女士夫妻将29岁的儿子徐青(化名)诉至北京海淀法院,并申请强制执行赶独生子出门。法院强制执行中,徐青百般阻挠,还吼父母称:“你们就是想逼死我,我让你们断子绝孙。”此事引发网友热议。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