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改革要做好预算、税收、纵向关系三件事

中国网讯(记者张林、杨公振)1月10日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第二十二期“新常态下的中国与世界”在清华经管学院伟伦楼报告厅举行。会议邀请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执行副理事长张晓强、世界银行中国、蒙古和韩国局首席经济学家Chorching Goh、中国世界经济学会会长余永定、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曹凤岐、财政部经济学博士生导师刘克崮、中国社科院边疆史地研究中心主任邢广程、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所研究员袁钢明、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教授雷鼎鸣等嘉宾参加。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前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主持。

财政部经济学博士生导师刘克崮对于“地方政府在2015年会不会大干快杀,借此机会推出大项目,出现2009年时的过热”这一问题表示,地方政府的行为主要源于两个方向:一是爹的引导,儿子都听爹的;二是大众百姓,现在看到我们共产党现在的干部,还是希望他的领域中的老百姓能够平平和和幸福生活,这是对当前干部队伍的基本判断。地方政府在自己的行为上,受这两个方向影响。

刘克崮说,不能否认,我们现在的政治和干部人事体制,对于很多很关键岗位行为的诱导,多数崇上,不一定崇下,这两个应该紧密结合。现在的引导问题是中央有充分空间可以做的,比如说我们的GDP,不要单一化。

刘克崮认为,GDP是经济理论上的简化,简化后还比较综合。所以GDP仍然是衡量经济发展的主指标之一。根据我们几十年发展的状况,不要把它的位置拔的太高,而且不要片面理解一些指标相互之间的关系,还应该学习一些基本的辩证法和哲学思想,万物是相互联系的。所以GDP的指标就是同一个数,质量如何,多角度看又是如何。

对于“2015年地方政府的行为上会不会出现一些偏差,担心新常态地方政府行为是什么”这一问题,刘克崮表示,中央给出的概念已经比较有重大的改进,或者叫提高,第一就是不单纯追求GDP,要综合考虑。我们数次重要会议文件提到五个方面,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环境。这个概念从十八大以后,三中全会和四中全会给的很清楚,这是重要的变化;第二,要遵从客观事物发展的规律,凡是都是有规律的,我们尽量要遵循规律,而不要过分强调人定胜天,多大的胆干出多大的事;第三,很长一个时期,特别新中央和新国务院建立之后,倡导一切工作终极目标是让老百姓生活好,幸福、和谐,所以这些单向的偏激的指标,都会被淡化。

刘克崮说,2015年没有太大的担心,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下来十分正常。我们过去挺着,假如GDP上十个点,原来有一个点去除污染,原来有一个点让老百姓生活的更好,原来一个点解决生产、医疗、学校,而且污染解决很多就业的问题,不一定GDP就上,所以原本的数就应该是7,应该是8,弄了个10,把应该消除污染的东西,应该解决医疗的东西给放弃了。人一边要吃,一边还要拉,光猛吃猛干,不处理拉的事怎么活好。我干过政府官员,80年代初北京的厕所很差,外国人来了嘲笑我们,上了八达岭憋着难受,那个厕所也进不去,我在市政管委工作,下大力气解决北京的厕所问题,费了半天劲解决厕所问题,大家痛快了,幸福了,GDP上了多少?没上多少,比上大工程,大钢厂能比吗?但是老百姓得意了,GDP下来,目标调整上,思维的构想上,就应该下来。

刘克崮还认为,经济是有周期的,中国自己的经济也有周期,现在该到下降的时候。世界的经济也有周期,它现在也不太好。在不太好的时候非要出去加大投资,本来钢铁水泥就多,还要投。本来世界贸易就紧张,大家各个国家的老百姓都在工作,也要出口,非要比别人高,把别人顶回去,就会闹的世界不和谐。在2015年初,我们的地方干部多数是明白了的,中央在引导上要调整,主体会比2014年健康的多。

刘克崮表示,现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了两个决定,前边在几句话综合概括,先来了一句财税是国家治理的基础和支柱,挑出了它的地位。然后在几句话里点,其中有一个稳定税负,我要专用的词汇叫稳定广义宏观税负,不要再提高了。

第二个,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关于财税改革,稳定中央和地方的分配关系。所以我说我概括改革由93年、94年提出来的,提出两个比重,转向稳定两个比重,这是重要的历史变化。93年提出两个比重的财税改革的目标,这个历史时段结束了,进入到稳定,你地方好好的,踏踏实实,照你现在水平,中央踏踏实实,照你的水平,把自己的钱用好。有些人还说中央的钱不够,中国的公共服务质量很差,够不够已经有很大的进步了,仍然是发展中国家,别跟那些北欧高福利国家比,他们已经看到他们做的事产生严重的负面作用,就是民粹主义,所以这两个点我认为是对的。

刘克崮最后表示,我们目标是清楚的,中央对于今后的改革提的很明确,主要三件事,第一个是预算,预算就要做好;第二个是税收,税收就要处理国家企业个人,各行各业地区的矛盾;第三个是中央地方的纵向关系,这个财政部已经有一个方案报给国务院统一了会按照执行。本届政府,我希望他们能够把主要的事做出去。我也在以老参与者,经常跟他们联系,提点建议。我觉得按照这个预算、税制和纵向的政府间关系,理的更清楚,每一个地方官员是会看到你自己会有什么钱,你自己应该管什么事儿。纵向关系在提法里叫做事权与支出责任相应,你配什么措施,就是给你支出责任。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1_119181.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