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后朴时代的韩国政局怎一个乱字了得

张敬伟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3月10日对朴槿惠总统言是难捱的一天。维持数月之久的弹劾案,3月10日有了结果。韩国宪法法院8位法官一致通过了对朴槿惠的弹劾案,决定立即罢免朴槿惠的总统职务。

这意味着,朴槿惠无法在窝在青瓦台,以各种理由逃避独检组的调查。没有总统职位的庇护,作为平民的朴槿惠失去了刑事豁免权,她可能因此锒铛入狱。

韩国总统似乎都没有好下场,无论是民主宪制之前还是之后。这凸显韩国政治文化的矛盾性,一方面该国政治体制已经实现了民主化改造,韩国政媒和民间在践行民主宪政形式方面非常高蹈,在街头运动方面比西方还激烈。另一方面,韩国又是传统的东方人情社会,政治家管不好身边人,而且和企业家有割舍不管的利益关系。朴槿惠的悲剧典型地诠释了韩国的政治文化。

朴槿惠总统也是韩国宪政史上首位而且为宪法法院全票通过弹劾的总统。这也意味着,朴槿惠总统也许会成为韩国历史上最糟糕的总统。

不管朴槿惠总统的未来如何,她的时代已经画上了句号,但是韩国社会已经是伤痕累累。

在此之前,韩国社会已经严重分裂。“倒朴派”声势浩大地举行了多轮次的烛光集会,向韩国和世界释放出不将朴槿惠扳倒誓不罢休的信号。“挺朴派”虽然势单力孤一些,但也形成了街头规模。因为朴案而导致的社会割裂已经形成,而且越是悬而未决,韩国社会的“伤口”越难愈合。就此而言,宪法法院对朴槿惠弹劾案的“一锤定音”也具有为韩国社会“止血”的作用。毕竟,韩国民众已经习惯了民主规则,会尊重宪法法院的最终裁决。但是,要弥合两派民众的分歧和误解,还需要时间。

糟糕的是,紧随其后就是韩国大选。按照韩国政治生态,大选可能于5月9日启动。这是一场因政治危机而提前举行的大选,朴槿惠案带来的社会动荡还未结束,韩国各派政党又将陷入新的恶斗。韩国民众,自然会从“反朴”和“倒朴”之争转移到支持进步还是保守势力的运动中来。因而,旧怨与新愁,会叠加为更强烈的社会地震。习惯街头运动的韩国民众,也将在政客们的鼓噪下带给国际社会观照韩国“没有最乱只有更乱”的社会风景。

因为朴槿惠弹劾案,韩国国政已经陷入混乱状态,黄教安政府只是起到临时看守的作用。执政的新国家党面临着艰难抉择。不退党将背负朴槿惠的负面政治负担,没有政治前途;如果退党将丧失国会议员资格,前途更是一片渺茫。而且,该党内部也发生着严重的内讧,金武星等党内大佬公开表示脱党,而且强调执政党的巨额党产属于朴槿惠父亲时代集聚的“孽产”,要求归还国家。经朴槿惠弹劾案,以及随后大选的冲击,韩国保守派实力会否一蹶不振?甚至该党的一些“挺朴”大佬,是否会被政治清算,也是未知数。

从韩国选情看,韩国进步保守势力候选人已经开始分野。在野的共同民主党前党首文在寅支持率最高,且呈现出稳定的高企态势。据盖勒普韩国9日的民调,文在寅以32%的支持率高居首位。忠清道知事安熙正以17%排在第二,代总统黄教安以9%排在第三,城南市长李在明支持率为8%。按照这一态势,文在寅当选下届总统的可能性最大。

不过,基于英国脱欧公投和特朗普大选这两场民主黑天鹅事件,政治分析家们对于民调结果论也持怀疑态度。不到最后时刻,谁能入主青瓦台都是未知数。肯定的是,后朴槿惠时代的韩国政府还要继续乱下去。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很“突然”的韩国大选,不仅仅是为了填补韩国内政的真空,而且还面临着严峻的外交挑战。朝核危机再次升级,美韩联合军演使半岛局势陷入一不小心就擦枪走火的状态。如果这算是危机常态,那么由此衍生的萨德入韩,则使中韩关系陷入冰点。韩国军方和乐天集团达成换地协议后,意味着萨德入韩没有了障碍。但是,来自中国的反弹,也对韩国选情造成了影响。在当前5位最热的总统候选人中,有3位对萨德入韩抱持谨慎态度——文在寅希望将此移交给下届政府处理,李在明和安哲秀则明确反对部署萨德系统。安熙正虽然同意萨德入韩,但不希望政府加速推进。只有民调排在第二位的代总统黄教安,对于部署萨德系统立场坚定。

这意味着,韩国政局不仅面临着进步和保守势力之争,也受中美两强外交上的压力传导。无论韩国大选怎么选,结局都是一个乱字。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1_159681.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朴槿惠弹劾案获通过
  • 朴槿惠弹劾案获通过
  • 韩国宪法法院于首尔时间10日对总统朴槿惠弹劾案作出判决,弹劾案获得通过,朴槿惠被免去总统职务,成为韩国历史上首位被弹劾的总统。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