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家庭纠纷 别拿孩子的生命来“斗争”

2月27日中午12点多,郑州农业路与桐柏路交叉口,一位50多岁的女士抱着自己的孙女从15楼的自家阳台跳下,两个人落到了4楼的露台上,祖孙二人当场死亡。随后其儿媳割腕自杀,经抢救脱离危险。(2月28日 人民网)

近日,一条社会新闻:“奶奶抱孙女跳下15楼双双死亡 儿媳割腕自杀未遂”,吸引了众多观众的眼球。事件一出,各大媒体争相报道,我们除了在谴责这位奶奶人性泯灭的同时,也会发现,这样的新闻报道其实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见诸报端。

2011年4月28日长春晚报报道,18日,梨树县东河镇农民袁某与妻子陈某吵架后,在其岳母家将自己出生仅32天的女儿摔死;2012年2月2日新安晚报报道,2月1日下午5点多,12岁的女孩带着一对龙凤胎弟弟妹妹在家写作业,伯母用锤子袭击了他们,三个孩子一死两伤;2012年2月23日雅虎新闻报道,2012年2月20日早晨6点过,在贵州农村的一个留守家庭中,一对姐妹俩被父亲用菜刀砍成重伤。父亲用菜刀砍断了姐姐的双手,全身被砍近40刀的姐姐缝了1000多针。

除此之外,父母带着孩子自杀的新闻也是屡见不鲜。

早在2008年7月2日就有媒体报道,称合肥市工商部门对一个无照网吧进行取缔,但经营者不予配合,不愿接受处理,并声称要把孩子接到网吧,一旦查扣其电脑,就要带着孩子“一起去死”;2010年1月27日龙虎网报道,1月25日晚上6点多钟,在南京长江大桥上,一名30多岁的尿毒症母亲欲带儿女跳大桥,一个10岁的小男孩跪在地上,抱着女子的腿,一直在央求“妈妈,我们怕。不要跳桥,好不好……”,一旁还有一个10多岁的小女孩。

“妈妈打死三岁女童后 全家开会决定抛尸”,“伯母用催子袭击三个孩童,一死两伤”,“尿毒症母亲欲带儿女跳大桥”,“奶奶抱着自己的孙女从15楼跳下双双死亡”。 这些触目惊心的悲剧,这些稍纵即逝的生命,谁来捍卫他们这些孩子们无法抉择的命运。连自己最亲的父母都会结束你的生命,那我们到底还能真正去相信谁?

对于事件的发生,首先不去猜想这个家庭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从生命的角度讲,对我们来说,还有什么比它更要?从小,我们就知道“生命只有一次,是一个不可轮回的过程,它没有彩排”这个浅显的道理。

世上最顽强的是生命,最脆弱的也是生命。顽强也好,脆弱也好,只是一念之差,一步之遥。悲剧再悲壮,也是我们所不愿看到的。更何况,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就轻意的了结了自己的一生,了结了还懵懂无知的孩子的一生。

孩子是无辜的,他们弱小的生命是易碎的,有人用自己的生命在捍卫,有人却愚昧在剥夺。当我们看到杭州女子接住从10楼坠落的孩子、南京工人接住从6楼跌落的女婴、重庆交警接住跳桥轻生女的事件时,我们倍感欣慰,我们感谢这些平民英雄的伟大和无私。可正是因为那些随意摧残、剥夺孩子生命的人,将社会美好的画面雕琢的支离破碎。

电影《刮痧》看过的人不少,当时在社会上也刮起了轩然大波。主人公许大同的父亲给孙子丹尼刮痧,被美国的社会儿童福利局发现,于是他们将许大同告上法庭,丹尼的满身淤青,表象上确实说明其遭受了身体虐待,于是许大同家庭被拆散了,监护权被剥夺了。

或许在中国,这无非有点小题大做,但对于孩子的生命健康权,这也从根本上给予了保障。美国的社会儿童福利局无疑给我们提供很好的行为模式,组建这样的专业机构,完善立法,才能真正有效地、有针对性保护了孩子生命和健康。

中国法律其实也早有规定,生命健康权属于公民的基本人权之一,个体之外的任何人都没要权利肆意践踏。父母虽然给了孩子生命权,但是从生命诞生的的那一刻起,生命健康权就独立存在,不依存也不依赖其直系亲属的生命健康权存在,父亲、母亲或其他直系亲属和孩子虽然按照一定的伦理秩序组织成一个家庭,但是在法律上都是独立的、平等的主体,作为社会人拥有平等的权利和义务。因此,父母及其他亲人必须承担践踏孩子生命健康权产生的法律责任是不言而喻的。把孩子当做自己的产品和附属物的思想,进而认为可以生杀予夺其生命和伤害其身体的行为,忽略了人格的独立性,侵害了孩子的合法权益。

孩子是祖国的花朵,是一个家庭的重要组成部分,孩子的生命健康权的保护,是我们必须关注的社会问题。生命只有一次,既然父母给了孩子生命,那就意味着他属于这个世界。没有人能知道下一秒他会创造什么,没有人能知道未来他会给社会、给家庭带来多大的贡献,但人为的摧残和剥夺他们的生命,就注定下一秒对于他们来说,只有死亡和黑暗。保护弱小的生命,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做到的事,对于他的父母和亲人,更应该义不容辞。还孩子一个健康安全的生长环境,放开手中的枷锁,让这个弱小的生命离死亡远一些,再远一些。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1_35781.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