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日都须克制狭隘民族主义

自从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今年4月提出购买钓鱼岛看法后,中日围绕钓鱼岛问题发生很大分歧。两国国内狭隘民族主义情绪在上升,造成两国关系的冷却化,从中日关系的大局来讲,如何克制双方的狭隘民族主义非常重要。

为何中日两国国内产生民族主义情绪?笔者认为,两国国民的心理都有一种优越感。日本从明治维新起开始走上现代化道路,经过日俄战争成为名副其实的列强之一。战前日本政府和国民抱有一种优越感认为,日本是亚洲第一的国家。如今,一部分右翼人士心中这种优越感依旧。尽管“3·11”大地震后的复兴取得进展,但日本国内依旧处于不景气状态。日本曾具有的影响力随着泡沫经济瓦解后,进入“失去的10年”,这令日本国民充满着失落感。再加上日本政治也不稳定,很容易滋生民族主义情绪。

中国自古以来作为在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大国,拥有广大领土以及权力,周边国家都受到了中国的影响,古代日本也在政治和文化上受到了很多影响,中国人对此会有优越感。日本从中国学到很多事情,但是在后来中日两国的地位关系逆转了,日本成为经济大国,而中国还处于发展中国家阶段。因此,中国人容易产生对日民族主义情绪。

民族主义一般可分右翼民族主义和左翼民族主义。上世纪60年代,中日产生过左翼民族主义情绪。当时在日本以日本共产党和社会党为首推进了大规模反美运动,而中国也在喊着打倒美帝国主义的口号下生活。当年中国重视与包括日本在内的亚洲国家国民的联合,一起抵制美国影响。换句话说,当时的民族主义具有重视团结其他国家的国际主义因素。

而目前在日本产生的民族主义是排外的,其想法是警惕中国的发展,在领土问题上决不让步。日本国内右倾化的趋势日益明显,原因有二,一是民主党吸取鸠山执政时期采取重视亚洲政策破坏日美关系的教训,采取以日美关系发展为主的外交政策,这导致日本国内充满亲美民族主义情绪;二是日本左翼政党的影响力下降,没有对抗保守势力的力量。在这样情况下,日本保守主义思想的政治家和专家拥有影响力,强硬的言论占上风。这种强硬言论会经常扯上“爱国主义”一词。笔者认为,爱国主义不等于狭隘的民族主义。狭隘的民族主义具有排外主义因素,充满这种思想容易破坏和邻国的双边关系,引起暴力冲突等后果。

一位左翼学者曾指出,“没有国际主义的民族主义,容易变成为具有排外主义的民族主义。”当下中日双方要发挥国际主义。过去的国际主义是支援革命运动的,但现在不是战争革命时代,而是和平发展时代,具体内容要变成支援或合作。中日两国经济关系很密切,日本经济活动离不开中国,在文化以及环保领域也有合作空间。中日两国要克制狭隘的民族主义,要发挥新时期的国际主义,坚持“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提法,着眼于两国长远利益。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