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比哄抢钞票更可怕的是群体间的裂痕

先来讲讲两个倒霉的“外地人”的故事。

第一个是司机老张,他在东北出了车祸,肇事司机跑了,一个好心的东北人把他送去医院。这个故事出现在一首名叫《东北人都是活雷锋》的歌里。

第二个是快递员小秦,他在上海的马路上摔了一跤,屁兜里的1万多元飞了出来,被路过的车辆和行人“哄抢”了一大半。甚至有人从车里飞身蹿到路中央,为了捡钱还摔了一跤,差点被过路的车撞到。

3名环卫工人帮小秦捡回了700元。在这个故事成为新闻报道后,有人去派出所还了钱,还有人给他捐了款。一个戴眼镜的上海大叔塞给小秦2000元,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就相信上海还有好心人。”

电视新闻镜头里,小秦的故事就在这样一幅暖意融融的画面中结束。

这个大团圆式的结局,让不少之前还在感叹世风日下的人们,多少得到了些心理补偿。不过,小秦没有老张幸运,现实生活远比艺术创作复杂。在聚光灯映射不到的世界里,他的故事还有一些截然不同的冰冷版本。

一些自称是上海本地人的网友坐不住了。相比于抢钱这个并不光彩的行为,他们更受不了有人“黑”上海人这件事。有人开始怀疑小秦的动机:1万元怎么会随随便便就揣进屁兜里,而且真的丢了那么多钱吗,别是最新的骗术吧!有人开始分析,事发地位于城乡接合部,捡钱的肯定不是上海人,“就算是上海人也不是纯种的上海人”。

这句话听上去很像歌词:“俺们那疙没有这种人,撞了车了哪能不救人……那个人他不是东北人。”如果按照这种朴素的情感和逻辑,还会有很多人愿意相信,在北京地铁口哄抢免费雨衣的,不可能是见过世面的北京人;在兰州高速公路收费站附近哄抢侧翻大货车橘子的,不应该是淳朴的兰州人;在成都三环路哄抢货车掉落衣物的,不会是热心的成都人。

一边是热心的微博网友和上海市民要给小秦捐钱,资助他回家过年,另一边是泛滥的“地域帖”、“阴谋论”。一条普通的社会新闻背后,出现了这么多种割裂的声音,是因为有些人抛开了良知这个基本的共识,避重就轻,带着刻板印象讨论这件事。可见,与找回飞走的钞票相比,消弭群体间的裂痕是一件更困难的事,不是靠一首歌、一幅温暖的画面就可以解决的。

抛开成见,这件事本没有那么复杂。有人丢了钱,有人捡了钱,有人还了钱,有人捐了钱。这件事可能发生在东北、上海、北京、兰州、成都……没有哪个地方的人生来就是活雷锋,也没有哪个地方的人就一定素质低。缺少基本的道德底线和伦理共识,任何一个地方的人都有可能作出这种选择。抛开良知来谈所谓的动机和阴谋,更无益于消解群体之间加重的戾气。

一个最新的好消息是,小秦收到的捐款已经有1万多元,比找回来的那几千元还要多。小秦说,他打算把多出来的钱捐给其他需要的人。一个本来让人失望的故事,或许可以因为这些温暖的接力,真的有个明亮的结尾。

被路人捡走的物品,可能还会有人凭借良知还回来,也可能会有另一群人用善心来弥补。或许这些细小的良知和善心,不足以弥补那些长久以来形成的鸿沟,但至少这些努力可以让人们意识到,不同的利益群体之间不再只有怀疑、对立和争夺。

就像现场一位目击证人那样,他是个和小秦年龄相仿的上海青年,只是对着摄像机说出了自己所看到的,又在警察局里掏了几百块钱塞给小秦。他没有说什么漂亮话,或许这么做只是基于最原始的道德和情感。他和小秦同时出现在电视画面中,他们生活在同一座城市,不要再强调他们一个是上海人,另一个人是外地人;一个开汽车,另一个骑电动车。尽管人们可以看到这么多的不同,但他们也会有很多共同守护的东西。

相关事件

  • 农民工钱散被哄抢
  • 农民工钱散被哄抢
  • 农民工秦某取了1.76万元工资后不小心骑车跌倒,手中钱被风吹起,路人和轿车司机在马路上疯抢,等警察赶到只剩3000元了。有3名路人捡到700元还给他,更多的人捡钱后离开。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