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智能时代,我们都是手机的奴隶

早上睁开眼第一件事是看手机,上厕所一定要拿着手机,晚上躺在被窝里玩手机,甚至吃饭时也要时不时刷新一下手机……近日,智联招聘网站针对全国28个城市白领日均玩手机时间进行了排行,北京位列第一,西安则以日均玩手机6.15小时位列第2位,上海以5.45个小时位列第三。在这份排行榜中,绝大部分城市市民玩手机的时间超过3小时。(8月6日《哈尔滨日报》)

不知不觉之中,我们进入了智能手机时代。在这个时髦、时尚的年代里,拥有一部大屏幕的高端智能手机,是众多年轻人的梦想。一方面,手机成为了人类“最亲密的人”,我们从中得到了大量的信息,另一方面,人类也成了“手机奴隶”,从早到晚,从办公室到家,从餐厅到厕所,我们都在发疯式的玩手机——难怪苹果手机都叫“爱疯”。并且,对刚刚买到的新手机,我们总能找到其缺点,然后,依此为理由去买刚刚上市的最新款。到此,一个问题出现了,究竟是我们在玩手机,还是手机在玩我们?

“人生而是自由的,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对于人和手机的关系,我想卢梭的这句名言非常适用。看一看各个大城市中白领群众在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就能明显得出这点结论。或许,每个城市都有每个城市的“玩手机指数”,但人类成为“手机奴隶”的事实已经形成。我们的眼睛,已经被这个四五寸的电子屏幕所绑架;我们的手指,已经被屏幕上的链接所捆绑;我们的阅读、思维、交友和娱乐,也几乎都寄托在了这个小小的电子器材上。

手机的存在,之于生活的便捷尤其是信息的猎取,给人类带来了无以言表的实惠。由此,我们必须感谢这个时代里,那些在电子产品和智能手机研发上下了苦功夫的手机制造商们。然而,正如网友所说,每隔一两分钟,我就会看一下手机的屏幕,即便没有电话和短信;也有网友说,虽然今天的新闻看过了,但我还是想通过不断的刷屏来看到更多的信息……显然,我们都在不同程度上,患上了“手机依赖症”。

“手机依赖症”之于当下社会伦理与工作生活的冲击显而易见。一者,我们失去了和别人打交道的热情和能力。英国通信管理局曾对2000多名英国成年人和500名青少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多数英国人玩手机上瘾,就连冲凉和如厕也要带着手机,小孩子不懂饭桌礼仪,只顾玩手机。去年,“家庭聚会中孩子们都玩手机 老人怒摔盘子”的新闻,就曾经引发过社会热议。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亲朋好友见面时,还要拿出手机来“摇一摇”或“搜附近的人”。

二者,手机模糊了我们工作和休闲的界限,让我们无法再集中精力做事。而无论是学习,还是工作,我们都必须拿出百分之百的精力来去攻坚克难,如果精力无法集中,学习和工作的效率便会受到影响。手机在呈现给人类便捷一面的同时,也呈现给人无尽的诱惑。

手机发展到现在,俨然成为了一个悖论——手机是为了方便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交流而被发明的,然而,手机现在却让我们越来越冷漠,越来越陌生,每个人更喜欢低头刷屏,而不愿抬头给别人一个微笑,或一个回应。这不免是智能手机发展到现在的一个悲哀。正如电影《猩球崛起》里所阐释的:猩猩本是人类的宠物,不料最后,人类却成了猩猩的宠物。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1_78281.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