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色通缉令 别只看热闹

按照“天网”行动统一部署,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近日集中公布了针对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国家工作人员、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等人员的红色通缉令,加大全球追缉力度。

中纪委的官网越来越好看,这可能是大家共有的感受。以往,很多工作都是外松内紧,普通人除非通过一些“小道消息”,否则很难了解当下追逃的重点集中在哪些人身上、这些人是什么情况。但是这一次,中纪委网站罕见地公布“天网”行动,通过权威渠道晒出了百名外逃人员的名单。

更“过瘾”的是,红色通缉令不仅仅公布了这些外逃人员的工作单位及职务、身份证号码、可能逃往的国家和地区,中纪委网站还通过图表对其进行了深入解读:从性别比例、一把手所占比例、所涉嫌犯罪类型的比例,再到外逃时间的折线图、案发地点的比较图,中纪委再一次娴熟运用了媒体传播的常用手法,让海外追逃、反贪腐的进程“上了头条”。

红色通缉令的高调发布,既是信息公开的一个范本,也是对外逃犯罪人员的一种震慑,更是对现任官员的一种警示。在这样的反腐决心与力度之下,在相关工作越来越公开、透明的进步之中,公众的信心也在不断地凝聚。

当然,对于红色通缉令以及中纪委网站那份技术含量挺高的解读,我们也不能只看到理念、热闹,还应该看到一些实实在在、应该引起关注的问题,并且从这些问题出发,想到一些未雨绸缪的对策。只有如此,中纪委对红色通缉令的深入分析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

比如说,中纪委对百名外逃人员的构成进行了多角度的分析,那么由此是不是可以总结出一些“高危人员”的关键词?像是男性、一把手、60后、来自经济发达地区、前往美加等地……更进一步,出入境管理部门是不是可以建立一个“关键词”的自动比对系统,发现“高危人员”前往“高危地区”时,更加审慎地放行?

再比如,红色通缉令公布了百名外逃人员的身份证号码和外逃所持证照信息,仔细查看后我们会发现,有的人就像此前曝光的房哥房姐那样,不止一个身份证号码。例如,中储粮河南周口直属库原主任乔建军有两个身份证号、两个护照号;通化金马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闫永明有三个身份证号、三个护照号……

如果涉嫌贪腐的犯罪嫌疑人手上有好几个合法有效的身份证、好几本护照,那么买房、洗钱、外逃都会容易得多,对其进行监管则难得多。所以,红色通缉令曝光出的信息也在提醒户籍、出入境管理部门,要尽快实现“一人一号”,加强监管,别再让“备用”的身份证、护照成为犯罪嫌疑人的“掩体”。

再来看看外逃时间,最早的是在1996年,最晚的则是去年9月,也就是“猎狐”行动开始之后,而且这个通缉令名单当中包括去年才刚刚逃出去的8人。这说明,我们在加大追逃力度的同时,也有人加大逃跑的力度。

综上所述,中纪委对红色通缉令的深入解读很有深意,公众以及相关部门不能只看热闹,更要看门道。通过这种多层次、多角度的比对分析,我们可以总结出很多的经验教训,从而完善制度设计,做到未雨绸缪。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