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百年未有大变局与得道多助新王道

——习近平外交思想对中华传统战略文化的返本开新

陈向阳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所执行所长、研究员、博导

一、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五点具体体现

习近平总书记在6月份的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提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大变局”体现为如下五点:

1、国际体系与世界力量对比的“东升西降”、“新升老降”。在1648年欧洲“三十年战争”结束后确立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已维持将近四百年,其以主权国家为中心和由西方列强主导,但当今新兴经济体与新兴大国群体性崛起大势难改,国际格局多极化与多“级”(层级)化相互交织,西方主导权与美国霸权难以为继;

2、全球治理的“中进美退”,特朗普大搞“退出外交”,坚持反多边、推卸责任,顽固唯我独尊、唯利是图、背信弃义,而中国则坚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3、中外互动错综复杂,中美博弈尤为激烈,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舆论战”等,企图全面围堵压制;

4、非国家行为体、尤其是巨型高科技跨国公司异军突起、能量惊人;

5、新科技革命(AI等)突飞猛进,深刻重塑人类社会。

二、中国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应变方略”:习近平外交思想及其与中华传统战略文化的内在联系

2018年6月召开的中央外事工作会议首次提出了习近平外交思想,这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外事外交领域的具体呈现和最新发展,内涵丰富、逻辑严谨,包括如下十个“以…为…”:

1、在领导体制上,以维护党中央权威为“统领”,加强党对对外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这是对中华传统战略体制的传承;

2、在战略目标上,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使命”,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这是当代中国“大战略”的本质体现,即谋求民族复兴并为此打好“新持久战”;

3、在思想境界上,以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为“宗旨”,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是“天下为公、兼济天下、协和万邦、世界大同”的中华传统王道战略文化的一贯抱负和胸怀,而习近平《论坚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一书也已于日前出版;

4、在内在定力上,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根本”,增强战略自信。这体现了外交是内政的延续的规律性,和内政与执政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及其政治信仰与政治本色(“国本”)对外交的决定性作用;

5、在主要途径上,以共商共建共享为“原则”,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一带一路”倡议充分体现了当代中国外交对古代中国优秀外交遗产(“丝绸之路”等)的传承,既是新时代中国经济外交的大手笔,也是地缘经济的大智慧和共同发展的大平台;

6、在发展方式上,以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为“基础”,走和平发展道路。中国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不信“国强必霸”的所谓“铁律”,这是“和为贵”和“以德服人”的王道战略文化在全球化时代的体现;

7、在关系形态上,以深化外交布局为“依托”,打造全球伙伴关系。这体现了“与人为善、广结善缘、广交朋友”的中华伦理道德,和“悦近来远”、从容周旋、保持主动的外交战略意图;

8、在价值取向上,以公平正义为“理念”,引领全球治理体系改革。这同样体现了“天下为公、兼济天下”的中华传统战略文化大格局;

9、在现实依归上,以国家核心利益为“底线”,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这是居安思危和底线思维的体现,反映了中华传统战略文化的务实性与忧患意识;

10、在大国形象上,以对外工作优良传统和时代特征相结合为方向,塑造中国外交独特风范。当代中国外交弘扬“己立立人、己达达人”的儒家品格,塑造“负责任大国”形象,不断传播正能量,不断展现“中国机遇”与“中国贡献”。

三、习近平外交思想是对中华“务实王道”的光大与返本开新,堪称新时代中国的“新王道”,必将得道多助、引领未来。

1、习近平外交思想是中国在自身和平发展、民族复兴的同时,致力于中外合作共赢、良性互动的“济世良方”;

2、习近平外交思想是对义利兼顾、德力俱足、刚柔并济、兼善天下的中华“务实王道”的发扬光大。“务实王道”是中华传统战略文化的精髓,是对孟子“二分法”战略文化的超越,和对荀子“三分法”战略文化的改造,其在相当程度上造就了中国古代封建统一王朝的三大盛世:西汉、盛唐、清朝之康雍乾,并在今天得以古为今用、返本开“新”,“新”即统筹兼顾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王道”;

3、展望未来,中国的“新王道”任重道远、方兴未艾,其将在与“美国优先”、本国至上、唯利是图、唯我独尊的“霸道”的“新持久战”中迎难而上、替天行道,得道多助、引领未来。(责任编辑: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2_194582.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