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解决养老金空帐不能仅靠弹性退休

昨天,人社部就社会保险关系转续及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等问题集中答复网友时明确表示,相应推迟退休年龄已是一种必然趋势,该部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建议。(2012年6月6日《京华时报》)

让更多的人缴更多的养老保险,以弹性延迟退休年龄措施弥补我国养老金长期以来面临的“空帐”,看似很有道理,但实际上,此举却转嫁了社会保障制度的转型成本,把本该由政府承担的责任转移给了年轻人,从而引发更多的社会问题。

据资料显示,推迟退休一年,国家可节省养老金200亿元,推迟两年就是400亿,五年就可达1000亿。但在经济转型尚未完成的当前,就业形势严峻的条件下,即便是实行所谓的弹性退休年龄能够解决养老金“空帐”,但对于一个以依靠“人口红利”快速发展的中国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

比之推迟退休,此次的拟出台的弹性退休似乎有点人性化的味道。但同时我们也应该注意,如果仅从退休方面进行改革,并不能填补目前我国“寅吃卯粮”的养老金“空帐”现状。事实上,社会养老保险基金财源枯竭几乎是世界性的问题,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种机制来帮助分散社会保险的责任和风险。

对于我国而言,比缺乏风险更大的问题,是养老保险制度面临的缺乏保值、增值的机制。按照之前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教所言,在养老金无法实现保值增值、且实际上已经贬值的现实面前,当前的巨额空账是划算的;而如果将个人账户做实,反而不划算。

通过数据显示,目前全国社保基金年均投资收益率为9.17%,与之相比,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收益率则低的多。截至2010年底,分散在各省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结余约1.5万亿元,由于90%存入银行,10年来年均投资收益率不到2%,低于年均通货膨胀率。而这样的低收益率也是造成目前养老金空帐的一个重要原因。

所以,笔者认为,只有通过探索养老金入市等方式保证养老金的收益问题,并且使之公开透明,保障多渠道的养老方式,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养老难题,与此同时,也要建立统一的养老保险基金运营监管机构,提高我国养老保险基金的运营效益

或许退休年龄的弹性延迟,本是遵循居民的个人意愿,我们不应该加以指摘。但社会保障制度是建立在社会全民意识和经济基础互相关联和制约上的一种社会契约关系。而此次研究拟订的让参保人弹性退休年龄的政策,显然是建立在国家违约基础上的行为。况且,我国目前人均寿命远低于其他发达国家,在“未富先老”的现实条件下,弹性退休无疑是对参保人员的一种剥夺。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2_43382.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延迟领取养老金
  • 延迟领取养老金
  • 日前,人社部就社会保险关系转续及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等问题集中答复网友时明确表示,相应推迟退休年龄已是一种必然趋势,该部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建议。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