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防范“硬着陆”风险,减税减费才是正道

从央行在一个月之内两度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到国家统计局公布6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2.2%,创29个月来的新低,种种迹象表明: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但下行压力仍然较大,“硬着陆”的风险依然存在。经济回落,需求下降,更凸显稳增长的紧迫。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日前到江苏调研并主持召开五省经济形势座谈会,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而提出明确对策:进一步加大预调微调力度,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特别要注重完善结构性减税政策,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有效解决信贷资金供求结构性矛盾,着力提高政策的针对性、前瞻性和有效性。

面对经济下行压力,最不可取的是惊慌失措而方寸大乱,悲观绝望而无所作为。明明CPI仍为正值,却认定“已经陷入通缩”,渲染“通缩比通胀更可怕”;明明宏观经济政策的微调预调正在见效,却断定“经济形势存在恶化趋势”,“硬着陆”在所难免;明明宏观经济政策仍有大量工具,深化改革仍大有可为,却判定“短期、小型刺激政策无用”,只能“无奈地”再度依靠投资,尤其是房地产投资来摆脱“实体经济紧缩”……

经济下行,既是压力,也是动力;“硬着陆”风险,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压力之下调结构,风险之中促改革,就能在错综复杂的、充满不确定性的国际国内经济环境下,使经济运行平稳地实现“软着陆”。正如温家宝所说,现在工业产值和利润下降,更重要的是反映出某些行业产能过剩。稳增长绝不是一个短期的应对措施。一方面要支持有竞争力的产业和企业发展,一方面要坚决淘汰落后和过剩产能,要两手并举。

企业是市场经济的主体,稳增长的主力应当是企业。宏观经济政策能否产生实效,最终还是要看能否激发企业的活力、提升企业的竞争力。政府在稳增长中应当有所为,也有所不为,市场可为则不为,市场不为才可为;政府越俎代庖插手市场运行和企业决策,既扭曲了市场机制,也无助于稳增长。比如,风电装备、光伏电池等符合产业发展方向,一定程度上也属于高新技术产业,但都出现了产能过剩,温家宝说:“为什么会这样?就是不以市场为导向,这是应该深刻总结的教训。”因此,稳增长还要和抓改革结合起来,真正使企业自负盈亏、优胜劣汰。

对于政府之可为,当前尤应警惕的是对货币政策给予不切实际的期许,而忽视轻视财政政策的巨大潜力,如有意无意地夸大通缩风险,要求央行“大放水”来“刺激经济”。且不说“大放水”的种种副作用,就算央行大幅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和存贷款基准利率,不仅对经济运行发生作用有一段时间滞后,而且未必能对实体经济产生足够的刺激,尤其是对降低中小企业的成本产生实质性的作用。适当降低资金成本,再加上对中小企业减税减费,反而更快、更直接地促进生产和流通。

广东省政府已率先减免缓征37项涉及企业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包括免征35项、缓征2项;涉及企业包括小型微型企业、外经贸企业、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和省级产业转移园区的企业———这才是政府应当所为之事。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