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国新版防务战略来势汹汹,却问题多多

贾春阳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

当地时间1月19日,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在位于华盛顿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保罗·尼采高级国际研究院就美国新版《国家防务战略》发表演讲。同日,美国国防部网站发布了《国家防务战略》报告的概要。概要虽短,却措词强硬,可谓来势汹汹,绝非好兆头。

新战略不再聚焦反恐,而是转向应对大国间“长期战略竞争”。众所周知,从“9·11”事件到特朗普上台前,在小布什和奥巴马任内,美国防务战略的重点虽有调整,但反恐一直是重中之重。以美军参联会2015年发布的《国家军事战略》报告为例,该报告虽然宣称“与其他大国发生冲突的可能性较低,但可能性在上升”,且“与暴力极端组织发生的非国家间冲突影响相对较小”,但“仍是美国最直接的现实威胁”。此前,2008年发布的《国家防务战略》报告和2014年发布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也是以反恐为重点。与之相比,新报告第一页便强调“国家间战略竞争,而不是反恐,是当前美国国家安全的首要关切”,并明确将与中国、俄罗斯的“长期战略竞争”作为美国面临的核心挑战。此前特朗普政府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也多次提及“修正主义大国”,以及“属于旧时代的大国竞争重新出现”。这表明,伴随着美国加强本土反恐防护措施的推进,以及在中东反恐战场上取得的胜利,美国已将国家防务战略的重点从反恐转向了大国竞争,转向应对大国冲突。

与之相应,美军未来军备建设的重点也从反恐、反叛乱作战转向应对大国战争。在该报告概要发布前,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明确宣布要“重建军队”,要“提升美军应对大规模战争的战备水平,并扩大军队规模,以确保美军能够在大规模、长时间的战争中自由行动并获得胜利”。新版《国家防务战略》报告为美国国防部确定了三大工作,排在第一位的是“打造更具杀伤力的军队”,包括做好战争准备,更新核心能力,创新作战理念,打造致命、灵活、有弹性的军力态势和人员结构,激发人力智慧。在“更新核心能力”部分,新报告将核力量现代化放在了第一位,随后依次是“投资太空和网络,并将这两个领域作为战争领域”、投资C4ISR、发展导弹防御等。将核力量放在首位,并要将太空和网络作为战争领域,大力发展C4ISR和导弹防御,显然不是用来打击恐怖分子,其针对目标只能是大国。

在新报告发布前夕,美国陆军参谋长马克·米利在美国陆军协会举办的一场活动上表示,美国陆军正处于转型期,这一过程可能长达30年;在此期间,陆军将从打击武装分子转向与势均力敌的敌人进行长期地面战;美国陆军已开始为“大战争”做准备,“大战争”针对的是能够在装备和训练方面与美国相匹敌的强大军队。由此可知,虽然美军仍在中东、阿富汗、北非等地进行反恐行动,但美军已将未来建军目标转向应对大国冲突甚至大规模战争。

然而,新战略虽然来势汹汹,却存在很多问题。

首先,美国能否为新战略提供足够的资金和资源支撑。特朗普上台后将“让美军再次强大”作为施政重点之一,其2018财年国防开支也创美国近年来新高。但从特朗普此前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和这份《国家防务战略》来看,特朗普及美国军方追求的是全面的、各方面的强军,谋求的是长期保持美国的军事优势。这种架势不仅耗资巨大,且需持续投入。除了强军,特朗普还要修建边境墙,大力发展基础设施,并且要大规模减税。在此背景下,能否长期维持巨大的军费开支显然值得怀疑。近日炒的沸沸扬扬的特朗普政府“关门事件”便是最佳例证。马蒂斯公开表示,国防部将有一半雇员停止上班,一些维修、训练及情报行动也将暂停。

其次,军备建设重点转向应对大国冲突恐引发新的军备竞赛。美国的军事实力,无论是核力量还是常规军力,在当今世界可谓独步全球。在此背景下,如果美国还要继续扩大投入,特别是扩大对核力量的投入,并修改核武器使用原则,其结果只能是引发其他国家的担忧,招致新的军备竞赛,以及核扩散。

第三,脱离反恐重点或将导致恐怖组织再次坐大。众所周知,美国2011年从伊拉克撤军的一个最明显后果便是为“伊斯兰国”创造了机会。因此,特朗普政府吸取教训,不再坚持从阿富汗撤军,反而开始向阿富汗增兵。可以试想,如果美国防务战略重点不再聚焦反恐,或减少对反恐的军事和资金投入,很可能也会产生类似的恶果,导致恐怖组织获得休养生息、卷土重来的机会。最终,美国可能自食苦果。(责任编辑 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3_177783.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