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监控陪留守娃 难解亲情饥饿

据《成都商报》日前报道,四川阆中望垭镇“北漂”10年的父亲何自兵,想出了在家安装摄像头的法子,陪伴留守老家的两个孩子和照顾他们的爷爷奶奶。(见4月17日的《中国青年报》)

安监控陪留守娃,确实是个好点子、好创意,能够了解孩子每天的生活和在家学习情况,从而电话“指挥”,展开“电子陪护”。问题是,这种“电子陪护”的作用如“电子家访”一样,好是好,但没有“上门家访”好。因为“电子陪护”是“隔空交流”,不仅缺乏人与人面对面交流的温暖,而且容易造成误会,还不利于保护孩子们的个人隐私,引起孩子们的反感。何况,目前留守儿童最缺乏的不是钱和物,而是父母的亲情陪护,导致留守儿童出现了亲情饥饿,让人纠结。

留守儿童的亲情饥饿问题,乍一看,是父母的缺位,实则反映出社会就业地区不均等、贫富差距的拉大和社会财富分配的不公等。随着越来越多的农民工进城,留守儿童越来越多,有关职能部门和全社会如果不为他们做一些什么,多给他们一些人性化的关爱,提高他们的亲情福利指数,确实对不住他们。比如,湖北汉川的一对夫妻常年在广州打工,因连续3年没回老家,导致7岁女儿患上了精神分裂症,让人心痛。

其实,留守儿童的亲情饥饿早就成为一种普遍现象。有项调查发现,在现代社会资讯发达的今天,一周内能与父母联系的留守儿童占总人数的47%,仍有40%的留守儿童与父母的联系频率在一月至一年内,导致近半数的留守儿童体验过不良的感觉。这说明,父母外出打工对留守儿童的心理产生了不良影响与伤害。记得2016年2月,在邛崃临济镇瑞林村发生伤心的一幕。40岁的植大姐要返城上班时,7岁多的儿子峰峰哭吵着要跟母亲上成都,并伤心地说道:“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你们不能这样对我”的哭嚎,折射出留守儿童因长期饱尝亲情饥饿而迫切希望与父母生活在一起的愿望。何况,由于留守儿童亲情福利的缺位,导致留守儿童厌学、逃学、辍学、叛逆的人数增多,甚至还有留守儿童难忍亲情饥饿而离家出走、上吊自杀等,引发一系列家庭和社会的问题,更让人纠结。

根据权威调查数据显示,全国有农村留守儿童6102.55万,占农村儿童的37.7%,占全国儿童的21.88%。也就是说,每5个孩子当中就有一个是留守儿童,他们都感到亲情饥饿,只是程度不同而已。何晶晶只是其中的一个代表,还有每天抱着妈妈照片睡觉的城步县兰蓉乡会龙村的留守儿童王某某等。鉴于此,要解决留守儿童的亲情饥饿,缩小留守儿童福利的“马太效应”,还需要从制度革新和设计上给力。当然,最好是能够让留守儿童与打工父母生活在同一个城市,让留守儿童的亲情陪护彻底“脱贫”,从而提高父母的亲子陪护水平,使“撩拨效应”趋于正常,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留守儿童亲情饥饿的问题。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