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千校一面,合肥一人兼俩校长没啥不可能

由于都追求升学率,因此许多学校办学往往千校一面,这或许是一所学校校长可以轻松到另一所学校当校长的原因。

近日,安徽合肥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钱岩松格外忙碌,他要带着市教育局领导前往合肥一中、合肥六中分别宣布这两所当地知名中学校长的人事任命。而更为罕见的是,履新这两所合肥名校校长的是同一人——封安保。

此前,封安保将回炉出任合肥一中校长的消息传出,上千名学生家长曾聚集在合肥六中南区大门口,“挽留”传言即将调离的校长封安保。

两所名校的校长为同一人,可能是当地主管部门照顾家长情绪的“折中选择”,而这也凸显“优质校长”资源在当地的稀缺。

不过这事更能反映出的,可能还是我国在校长遴选制度方面的一些不足。

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指出,我国要完善校长选拔机制。但是,目前来说,我国中小学选任校长,还主要由上级主管部门主导,尚未建立公开遴选制度。

公开遴选在之前曾经尝试,但没有深入推进。可以设想,如果有公开遴选机制,当地的主管部门就不会为把某个受欢迎的校长派到哪所学校而为难了,完全可由学校的校长遴选委员会自行决定适合的人选。

而且,公开遴选机制比校长交流轮岗,也确实更能让学校找到属于自己的好校长。从现实教育实践、校长的办学风格、治校理念来看,适合在一所学校当校长,并不一定适合当另一所学校的校长。同时,实行公开遴选,也有利于落实校长职级制,推进校长去行政化,实现校长职业化、专业化发展,以此培育更多教育家校长。校长的长任期制,在发达国家被认为是形成学校办学特色,传承校园文化、精神的重要制度。

但是,假如校长在一所学校的任期较短,校长就会追求在短期内出政绩,这容易导致办学的急功近利。

封校长是比较幸运的,他在当六中校长一年后就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但是,如果他在短期内没有取得好成绩呢?谁给他时间呢?他会不会就因此不受待见?

值得注意的是,不论是当地家长还是一些舆论,在评价“好校长”时,都默认采用“高考升学率”指标,这里所谓的“好校长”,也是指能提高升学率的校长。

诸如,当地媒体报道,“在过去的几年,合肥六中一步一个台阶,高考成绩屡创新高。在今年高考中,合肥市理科第一名即花落该校,安徽全省理科前一百名中有5人来自合肥六中;文科方面安徽省第二名也来自该校,文科全省前一百名有7人。”

但其实,教育部已经非常明确不能宣传学校升学率,换言之,如今的学校的升学率,并不宜作为评价一名好校长的单一指标。可在现实中,当地的家长和一些舆论显然还是倾向于看这个。

在这样的观念下,名校是升学名校,名校长是升学名校长,而与之对应,争名校长就是争升学率。但也恰是由于各校都追求升学率,因此许多基础教育学校办学往往千校一面,这或许是一所学校校长可以轻松转变身份到另一所学校当校长的根本原因。

但是,无论如何,这样的土壤并不能产生真正的教育家。真正的教育家,是无论学校底子多薄弱,都能激发每个学生的学习热情,而且注入自己风格的同时,也能传承学校的办学传统、文化底蕴。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