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委内瑞拉危机:“下一个利比亚”or“翻版叙利亚”?

孙岩峰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所副所长

1月10日马杜罗宣誓就职开启第二任期之后,委内瑞拉形势急转直下,内有反对派“逼宫”,国民大会主席瓜伊多以马杜罗去年大选“舞弊当选”为由自封“临时总统”,外有美国与10多个拉美国家宣布不承认马杜罗“执政合法性”,并查封委国家石油公司在美资产和石油销售收入,马杜罗政府因此被逼到墙角。近日,又传出美南方司令部司令“视察”哥伦比亚与委内瑞拉边境地区、俄罗斯派遣雇佣兵保护马杜罗安全,域外大国纷纷插手,更加激化朝野之间生死之斗,委内瑞拉乱局恐有失控之虞。

美欧联手干涉 形势持续恶化

此次委内瑞拉乱局表面源自反对派“逼宫”,但幕后推手毫无疑问就是美国。美国早视左翼执政的委内瑞拉委“眼中钉肉中刺”,是美国重新控制拉美、恢复地区主导权的最大障碍,特别是近年来拉美纷纷出现“左退右进”,左翼政权仅剩委内瑞拉、古巴、尼加拉瓜等国,若委内瑞拉倒下,剩下小国将很难独立支撑。加之委内瑞拉石油储量世界第一,但美能源巨头已被查韦斯时期的“国有化”政策全部驱走,夺回“能源蛋糕”是美颠覆马杜罗政权的经济考虑。

根据媒体及委内瑞拉反对派高层披露,早在2018年5月总统大选之后,美国就已制定“以马杜罗当选无效为由逼其下台”的整体策略。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前国防部长马蒂斯、国务卿蓬佩奥纷纷出访拉美各国,着力做巴西、阿根廷、秘鲁、哥伦比亚工作,一方面协同和强化各国对委内瑞拉政府的集体压力,另一方面争取拉美国家对美国实施包括军事干涉在内各种制裁措施的认可。

之后,又在委内瑞拉反对派中寻找最合适的“培养对象”,最终,作为主要反对党—人民意愿党领导人的瓜伊多成为理想对象,一是瓜伊多恰好将于2018年底出任已被委内瑞拉最高法院剥夺职权的国民大会的主席,二是瓜伊多曾在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攻读硕士,与美渊源较深,此外瓜伊多还是反对派中态度最为激进、街头抗争最为坚决的代表。据称,2018年12月,瓜伊多在多方筹划之后,为防止政府监控,从陆路潜入哥伦比亚,继而先后飞往美国和巴西,争取到西半球主要“反委”国家的首肯。回委内瑞拉之后,联合各派积蓄力量等待1月10日马杜罗正式连任就职。1月22日,美副总统彭斯亲自致电瓜伊多,“你若宣布出任总统,美国将立即承认”,23日瓜伊多率领反对派上街游行,并街头自行宣布担任“临时总统”,正式拉开“逼宫”大幕。

随后,特朗普第一时间予以致电承认,美国务院宣布给予反对派2000万美元“人道主义援助”,并警告委内瑞拉政府如果对反对派进行“人身伤害”将遭致强力报复,美财政部也在近日宣布查封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在委资产,而且委内瑞拉向美出售的石油收入必须进入特殊账户并转交给委内瑞拉反对派。除了外交和经济制裁外,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无意”露出“向哥伦比亚派兵5000”的笔记本,专门负责拉美方向的美南方司令部司令亲自前往哥伦比亚-委内瑞拉边境视察,更是展示了对马杜罗政府的强大军事压力。欧盟也没闲着,在向委内瑞拉政府施加“限8天内举行大选”的最后通牒之后,欧洲议会又迫不及待地宣布承认瓜伊多政权。

美欧联手干预,使委内瑞拉政局原有的“朝强野弱”局势发生逆转,反对派攻势如潮,马杜罗政权岌岌可危,若左翼政府突然垮台,而反对派政府又无法有效接管政权,权力体系可能出现真空,左右政治对立很有可能转向街头斗争,进而出现大规模内乱,如果军方也发生分裂,甚至会演变成内战,乱局将一发不可收拾,当年利比亚卡扎菲政权更替一幕可能重演。

俄罗斯决然出手 “叙利亚暗斗”重现

就在马杜罗政权执政困局持续加大之时,俄罗斯及时伸出援手。普京亲自致电马杜罗表示政治支持,联手中国、南非等国在联合国及安理会公开反对美国提出的“反马杜罗”议案。之后,媒体又传出俄罗斯派遣400特种兵加强马杜罗和执政高层及其家人安全,甚至爆料称一架俄秘密民航飞机停在加拉加斯机场,或是帮助转移黄金资产或是在危机时刻转移委高层。尽管上述信息无法确认,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俄对委内瑞拉的“援手”绝不含糊。

据不完全统计,近十年来,俄罗斯已向委出售数十亿美元的武器装备,包括苏-30战机、S-300VM防空系统、山毛榉防空导弹、大量的萨姆-24便携式防空导弹,坦克装甲车以及10多万支AK-47步枪。2018年12月,马杜罗访俄时,俄同意投资50亿美元用于扩大委内瑞拉石油生产、投资10亿美元用于黄金开采,还同意向委内瑞拉供应60万吨粮食。12月10日,更是派遣图-160战略轰炸机跨越万里飞抵加拉加斯,以示对委内瑞拉的强烈力挺。

实际上这并不是俄罗斯“头脑发热”,拉美对于俄罗斯来讲,战略意义重大。冷战期间,拉美就是美苏争霸的主战场,从古巴“导弹危机”、到80年代中美洲地区内战,幕后都是美苏对抗的“黑手”。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战略收缩,拉美重新成为美独霸的“后院”。近年来,随着美俄矛盾加深,加上拉美左翼执政时期独立意识高涨,拉美特别是高举反美大旗的委内瑞拉更成为俄牵制美国、缓解周边压力的战略前沿。而且此次一旦在委内瑞拉失手,古巴、尼加拉瓜等其他俄罗斯地区盟友将会面临美国更大压力,所以保住委内瑞拉就是俄罗斯在拉美甚至全球利益。更重要的是,俄罗斯在叙利亚乱局中也是临危出手,到目前为止初获胜果,因此也有信心、经验和能力跟美国在第三国进行周旋。如果俄美继续加大出手力度,新版本的“叙利亚暗斗”将不可避免。

委内瑞拉危机将进入白热化阶段

委内瑞拉局势发展将取决于三个因素:一是美国制裁的底牌和实施的决心,特别对石油禁运所导致的“杀敌一万自伤八千”的结果有多大的承受能力;二是军方的态度,是效忠马杜罗,还是倒戈一击,或是军队内部分裂?都会导致不同局势走向。其三是俄罗斯的态度,俄罗斯在委内瑞拉由深厚的地缘政治、能源、军工利益,不会轻易放弃,但俄罗斯投入力度的大小,也会对局势产生影响。

当然,最终决定胜负的因素还是取决于国内朝野两派的实力对比和博弈技巧。马杜罗政府目前虽身处困境,但正采取软硬两手应对空前压力。一方面释放一定善意,愿意与反对派进行谈判,暂缓驱逐美驻委内瑞拉外交官,甚至马杜罗甚至公开表示断绝的是与特朗普政府的关系,而不是美国人民,同时避免“授人以柄”,至今也未对瓜伊多采取强制措施;但另一方面不断“秀肌肉”,展示委内瑞拉政府的强大抵抗能力,除宣布2月中旬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之外,还下令加快动员武装5万个民兵基层组织,并在委哥边境频繁调动兵力,防止美突袭。

从目前状况看,委内瑞拉执政高层基本团结,军方尚未出现明显的分裂迹象,而且通过近年来针对底层民众的社会福利政策,仍然能稳定30%-40%的支持群体,一旦需要,社会动员动力甚至是街头抗争能力都不可小觑。

此外,左翼政府手里还有若干牌可打。一是法律手段,最高法院、最高刑事法院已对瓜伊多实施出国禁令和财产扣押禁令,未来不排除进一步提起刑事诉讼,包括违宪、颠覆政权等重罪名,以法律形式消除瓜伊多的执政合法性;二是政治对话,目前乌拉圭、墨西哥已提出举行国际会议,调和委内瑞拉政府与反对派分歧,马杜罗政府已表示愿意接受调停,此举可以大大减轻外交压力。三是提前大选,欧盟主要大国如英、法、德以及多个拉美国家近日已要求委内瑞拉政府在90天内举行大选,若马杜罗政府最终处于“山穷水尽”境地,不排除同意举行包括总统、国会在内大选的可能性,一则以拖待变,二则可以引发反对派联盟分裂,若胜选可重夺主导权,即使失败,亦可体面下台收场。

总体看,此次危机既有内部经济治理失当、国内矛盾严重激化的原因,也是外部力量插手干涉的结果,导致危机的根本原因在内部,但是危机持续恶化甚至可能爆发性的结果则主要来自外部干涉。未来如果大国持续插手,无论政权是否更替、如果更替,委内瑞拉局势都难有平静。(责任编辑: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3_200583.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