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镉大米无毒论”祛除不了食品安全焦虑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提起镉超标大米,人们都唯恐避之不及。但是,在广东省土壤重金属污染最严重的韶关市,农业局副局长陈少梦却表示:镉超标大米不是毒大米,吃一两年没问题。如此调调,前来调研的广东省全国人大代表首先提出了质疑。(7月16日中国广播网)

从“水煮红小豆”,到今天的“镉大米不是毒大米”,一些地方官员对环境污染和食品安全的奇谈怪论,总令人哭笑不得。诚然,“在自己不吃自己做的馒头”的食品安全语境中,如果地方政府不是想办法去从根本上解决“镉污染”,而是一味引导和安抚公众面对这种污染现实。那么,农业副局长再信誓旦旦、言之凿凿,也无法消解公众对“镉大米”的本身的安全焦虑。

按理说,作为地方官员,对环境污染和食品安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本地出现这样的问题,首先也该是表示愧疚和无地自容才是。可遗憾的是,我们在很多地方官员的表述中,不仅看不到他们因失职而表现出的不好意思,反而更多时候看到的是他们与公众打哈哈、胡咧咧,全不把环境污染和食品安全当回事儿。

就拿韶关市农业局副局长陈少梦的这个“镉大米不是毒大米”的论调来说,其既没有相关的科学数据作为支撑,又没有经过科学实验,就急吼吼的做出了“镉大米不是毒大米,吃一两年没问题”的结论。可想而知,如此轻佻和不负责任的做派,公众怎能还对食品安全有信心?这个“镉大米无毒论”又能经得起多少科学检验?

其实,根据早已有的科学论证,镉大米对人体的危害性不容小觑,超剂量食用完全有可能使人致癌。故而,有关部门也早已就把其纳入到了日常的环境安全和食品安全的监控和治理中。可现在,面对堂堂农业局副局长陈少梦的“镉大米不是毒大米”论,我们真不得不怀疑其背后的居心叵测——难道为了给自己的失职打掩护,就能睁眼说瞎话,鼓励民众吃镉污染了的毒大米?

当然,这些地方官员针对环境保护和食品安全,经常出现如此混淆视听的奇谈怪论,并非是没有目的的。根据去年印发的《国务院关于加强食品安全工作的决定》,首次明确将食品安全纳入地方政府和官员的年度绩效考核之中。对于发生重大食品安全事故的地方、责任人,实行一票否决。至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韶关市农业局副局长陈少梦会有“镉大米不是毒大米,吃一两年没问题”这样的出格论调。这完全是在为地方和自己打掩护嘛。

民以食为天,可以肯定的是,这吃饭这件事上,官员和老百姓唇亡齿寒,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即使你现在有“特供大米”,不用吃镉大米,但保不齐哪天你会吃到我做的“自己都不吃自己做的馒头”。

所以,要想打消公众对“镉大米”的恐惧和对食品安全的焦虑,与其大言不惭地说什么“镉大米不是毒大米”,还不如躬下身去,切实的解决镉污染,还公众“舌尖上的安全”。

相关事件

  • 镉超标大米
  • 镉超标大米
  • 近日,镉超标大米的消息刺激着公众敏感的神经。先是广州市食药监管局公布了8批次产品镉超标,却不公布具体品牌、生产单位及销售单位。在公众持续质疑下,17日公布餐饮单位,18日才公布问题品牌和生产厂家,证实问题大米全来自湖南。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