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有多复杂,要用自己的眼睛看

最近读到《中国青年报》的文章——“中国很复杂不是拒绝批评的借口”,有两点感想。

首先,文章有点太替“世界”着想,要求“以世界看得懂的方式、听得懂的语言、熟悉并认同的逻辑去向世界说明中国”,因为“开放的历史进程,就是中国融入世界的过程”。20世纪80年代中国知识界曾经非常时髦“走向世界”的说法。这里的“融入世界”,其实与“走向世界”同义,但中国本来就在世界当中,何来走向世界或融入世界?这种把中国拎出于世界之外,而把西方等同于“世界”的想法,其根本原因是中国知识人面对西方的百年文化自卑。因为文化自卑,西方就是“世界”,西方价值就成了“普世价值”,不容置疑。

问题是,我们为什么一定要用西方(所谓“世界”)“看得懂的方式、听得懂的语言”,去向外人说明中国?难道我们不可以用中国的方式和语言展现中国?对西方话语,我们是否有必要做出自己的解读?

第二,文章批评“中国很复杂”是一句“正确的废话”,这倒没什么。但作者接着点出,说“中国很复杂”,可以成为“反改革的借口”,“反世界潮流”,成为“拒斥批评、拒绝改革、拒绝常识”的“防御武器”云云,这就有些严重了。

其实肯定“中国很复杂”,并不否定改革。“中国很复杂”,实际上是一个被一些人遗忘的常识。因为他们看中国很简单:“世界”只有西方一条路,中国只有走西方一条路搞“改革”!他们只会用西方话语来批判中国的社会现实,批评中国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这些话语往往套不到中国的现实上,不能解释中国。而认同“中国很复杂”的人没有像他们那样批评中国,“拒绝批评”,这让他们很恼火。

中国的确很复杂,需要人们用自己的眼睛看,独立地、实事求是地去看。这样看到的中国,自然不是用西方话语一味批判的眼光所看到的,只是一个负面的中国,黑暗的中国。它可谓混沌中国。混沌可以显得一团昏黑,也可以混沌中透着光明。长期以来,西方论者和许多中国知识界人士,都预言中国要崩溃。但中国一直没有崩溃,说明仅用西方话语来评判中国,并不符合中国实情。

复杂中国,其实也是“大象中国”。有人摸到尾巴,就说中国就是一条软管,还有人坚称中国是柱子、扇子……复杂中国,就是组合了软管、柱子、扇子的大象。

改革是中国的大共识,但改革要根据中国特定的文化历史,特定的中国国情,要用我们自己的眼睛和自己的话语去判断。事实上,这些年来,我们也确实是这样摸索着改革,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子。有人称为“中国模式”,尽管尚未得到中国学界的认可,但中国用自己的方式取得巨大发展的事实,无可否认。▲(作者是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相关事件

  • 热议《胡锡进论复杂中国》
  • 热议《胡锡进论复杂中国》
  • 近日,《环球时报》的总编辑胡锡进出版了新书《胡锡进论复杂中国》,关于中国复杂论、复杂与改革冲突论等话题在网上被舆论热议。《中国青年报》刊发评论称《“中国很复杂”不是拒绝批评的借口》,今日《环球时报》刊发文章《中国有多复杂,要用自己的眼睛看》。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