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打击传销要“全国一盘棋”

李文星、张超死于一地,不意味着其他地方能轻易置身“传销歼灭战”之外。“天津亡羊,各地都补牢”,才能用全域治理让传销无处遁形。

有些悲剧的“雷同”不是巧合。就在李文星死后的同日,他的山东籍老乡——25岁男子张超,也在误入同个地方的传销组织后死亡。

天津警方近日通报,以打击整治静海传销为重点的集中行动开展2天以来,共出动警力3000余名,排查村街社区621个,发现传销窝点420处。还表示,下一步将采取专群结合、综合治理的方式推进整治活动,加强与周边省市沟通协作,发挥跨区域执法联动优势,最大限度地挤压传销活动生存空间。

出动大量警力、扩大摸排范围……这些举动,都呈现了对传销全面开战的决心。而一地一日殒两命,不啻为对传销“谋财害命”之恶的厉声控诉,也是对集中治理必要性的确认。

传销为祸不浅,早已是社会共识。论其毒害面,它分明是“毒瘤”,而不只是“疥疮”:洗脑、骗钱、拘禁、殴打,都是其坑人的方式情形。其毒瘤本质,也早就无需再证。但就舆情反响而言,说再多传销坑人,都没有“误入网络直聘平台的‘李鬼公司’后诡谲死亡”的冲击力大。

命殒“招聘骗局”,是落入传销后不幸中的极致,可传销害命其实是必然中的偶然。受害者张超之死,如果不是“搭车”李文星悲剧的舆情热度和关注强度,可能未必会激起太大波澜。说到底,传销导致死人不是偶然,传销导致的死人引发海量关注,或许才是偶然。

所以对传销的打击,固然应该因为李文星殒命的节点,而吹响雷霆打击的“集结号”“动员令”,但不能只是因为“死了人”引起舆论关注才骤然绷紧弦,没死人弦就松弛,正确“姿势”应该是保持铁腕打击的持续性与常态化。

前两天,天津市委政法委书记赵飞表示,开展一场打击取缔非法传销的专项行动,决战20天,彻底清除天津市非法传销活动,打掉非法传销团伙,打不净,不罢手、不收兵。

但应有“彻底清除本地非法传销活动”决心的,不该只是天津。当下已有媒体绘制出了中国“传销地图”,结果红点分布大半个中国,而重灾区又主要分布在中部和南部地区。

对于那些传销窝点密集分布、传销组织出没频繁的“传销重镇”,也要对镜自照、反求诸己,通过挂钩治理绩效、发动社会参与和反传销触角向基层延伸等方式,对非法传销活动进行常态化打击,而不是“事不关己,监管懈怠”,像不抽不转的陀螺那样,非得用生命的代价才能“鞭策”重拳治理。

考虑到传销是个流动性大、涉及区域广的犯罪活动,传销组织也会望风而转移地盘,地区之间也该建立联动治理、信息共享机制,避免传销组织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监管“洼地”。

事实上,作为黑产的传销,经常还有出租房房东、司机等参与,所以打击也该一个都不轻纵。静海公安日前就拘留了1名明知租房者是传销人员照租不误的房主,就意在震慑。

李文星、张超死于一地,不意味着其他地方能轻易置身“传销歼灭战”之外。“天津亡羊,各地都补牢”,才能用全域治理让传销无处遁形。

相关事件

  • 天津重拳治理传销
  • 天津重拳治理传销
  • 天津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赵飞近日代表市委市政府在静海召开紧急会议,部署开展一场打击取缔非法传销的专项行动,决战20天,彻底清除天津市非法传销活动,打不净,不罢手、不收兵。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