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疾病防疫权力亟需源头“防疫”

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长春长生”)问题疫苗事件持续发酵。澎湃新闻梳理发现,自2010年以来,长春长生销售人员已涉及多起向地方医院、疾病防疫部门负责人行贿的案件。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涉及长春长生的司法裁定书中,10余起均是通过回扣的方式行贿,所涉及的疫苗则包括狂犬、水痘、乙肝、流感等多种;其中,72元/支的冻干狂犬病疫苗其回扣额高达20元/支。(7月23日澎湃新闻)

“长生疫苗”事件发酵,疾病防疫部门权力寻租的“旧事”被挖了出来。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方面防疫站、疾控中和医院成了疫苗销售人员“钻营攻克对象”,滋生腐败;另一方面一支狂犬疫苗的回扣额高达20元,防疫站、疾控中心和医院吃回扣的人胆子真大,权力寻租的腐败“含金量”真高。

有一组数据让人感到权力寻租的问题之严重。长生生物2017年报显示,当年该公司销售费用为5.83亿元,超过当年的净利润5.66亿元,占当年总营收15.53亿元的约1/3;销售费用在营业成本中的占比高达60.29%,销售人员25人,人均销售费用2331.85万元。其中,在销售费用细项中,“推广服务费”占比逾七成,即长生生物的推广服务费为4.42亿元。

什么是“推广服务费”?为何这么高昂?事实上,除了销售人员的差旅费、培训费等其他一些开支外,其中一项重要的费用是疫苗“回扣”。这也是疫苗推广的“潜规则”,业内人士都清楚。销售人员之所以要支付这部分“推广费”,是因为没有防疫站、疾控中心和医院的同意,再好的疫苗也进不了当地市场,也就是说,防疫站、疾控中和医院控制着一个地方的疫苗市场大门,把守着疫苗市场的“进场权”。

疫苗很重要,要严格控制。防疫站、疾控中和医院是落实疾病防疫的重要部门,赋权力无可厚非。但是,当这种权力同时把持着疫苗市场权力,疫苗能不能进入当地市场完全由防疫站、疾控中和医院等说了算,权力不寻租才怪。市场受权力控制,诸如长生生物生产的劣质疫苗也能通过这种方式打通关节,“合法”进入当地市场,疫苗市场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怪胎,市民注射“问题疫苗”,不足为奇。

所以,要防止疾病防疫权力寻租,就要改变由防疫站、疾控中心和医院把持疫苗市场大门的做法,由食品药品行政管理部门把关疫苗质量和疫苗市场总阀门,然后从法律和制度层面约束防疫站、疾控中心和医院的权力,防止他们把持疫苗市场“进场权”。

同时规定防疫站、疾控中心和医院不得拒绝合法企业的合格疫苗进入,构建“疫苗超市”体系,把疫苗选择权交给市民,由市场选择疫苗,劣质疫苗就不会有市场,疾病防疫权力就没有寻租机会,“疫苗回扣”失去土壤,疫苗腐败可控,“问题疫苗”现象消失,疫苗价格下降低,减轻市民疾病防疫负担。

相关事件

  • 长生生物“疫苗事件”
  • 长生生物“疫苗事件”
  • 7月15日,国家药监局称,近期查获一批生产记录造假的狂犬疫苗,已要求吉林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收回这批疫苗生产企业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药品GMP证书》,责令其停止狂犬疫苗的生产,并对相关违法违规行为立案调查。长生生物日前再次发布公告,其全资子公司因生产的“百白破”疫苗“效价测定”项不符合规定,而收到《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此事已于去年10月立案调查,相关企业受到行政处罚。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