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马克龙选择妥协,但“黄马甲之轮”难停下来

马克龙能否借“弃保”战术赢得喘息并笑到最后,恐怕要看圣诞——元旦假期这段“中场休息时间”里会发生些什么了。

在愈演愈烈的黄马甲运动中,法国政府选择了妥协。12月4日,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宣布,暂停包括上调燃油税在内的三种财政措施6个月,同时在2019年5月前冻结电费和天然气费用上涨,自2019年1月15日至3月1日在法国全国范围内开展“广泛的、有关税收和公共支出的辩论”。

直到12月4日下午视察被“黄马甲运动”破坏严重的上卢瓦尔省会勒皮昂维莱时,马克龙还在强调“坚持改革”,猛烈抨击“肇事者的不法行为”,称“任何理由都不能为这种不法行为辩护”。而如今,他却悄然选择了妥协。

对此,国外媒体普遍评论为“马克龙的让步”,BBC更进而担心,此举可能标志着继德国总理默克尔被迫宣布进入“退休倒计时”后,“又一个欧洲抵御激进民粹浪潮的堡垒即将被攻破”,欧洲乃至整个世界都将受到这种“民粹冲击波”更汹涌澎湃的冲击。

但许多法国国内观察家对此持谨慎态度,他们指出,马克龙其实是“且战且退”,采用的是“丢车保帅”的“弃保”战术,试图通过在“风口浪尖”上的几项公共开支、税收政策让步,换取“黄马甲运动”的偃旗息鼓,从而为攸关自己执政战略大局的全盘改革大计争取必要的时间和空间。

必须注意到,马克龙本人始终未亲自出面安抚愈来愈躁动不安的“黄马甲”,而他在勒皮昂维莱发表的那番强硬言论,是在菲利普宣布“妥协”后几小时,这也足以表明他“退一步进半步”“以时间换空间”的意图。

然而这一如意算盘能否如愿?很难。

作为一颗从社会党内讧中游离出来,在很短时间内迅速崛起的政治新星,马克龙缺乏法国传统左翼、右翼甚至中翼政治家所普遍拥有的,基础广泛、立场坚定的基本支持群体。他的“前进党”甚至比他本人的政治生命更加年轻,是一个“可共安乐、难共患难”的根基浅薄的群体。

由于他的当选打破了法国第五共和国长期维持的、微妙的政治生活平衡,不论中左、极左、中右、极右、新老中间派,绝大多数“前进党”以外的政治势力都对突然陷入“黄马甲运动”围攻窘境的马克龙抱持一种幸灾乐祸,甚至趁火打劫的态度。

尽管他的“碳税”政策实际上是延续左翼执政时的政策和一贯主张,而改革养老金和失业保险制度、减少公共开支,则是右翼执政时一直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部分极左和极右翼民粹人士却在“打倒马克龙”的大旗下,破天荒地在“黄马甲运动”中携起手来。

更让马克龙感到棘手的是,“黄马甲”并不是一个成熟、成形的实体,而是由一群政治底色不同、政治诉求各异的“上街者”组成的松散群体。他们中许多人连抗议碳税这个基本诉求,都在很大程度上带有借机宣泄对生活压力或政治空气不满的想法,一些后期加入者更有趁乱起哄的意图。在这种情况下,又有谁有能力登高一呼,让已经隆隆滚动的“黄马甲之轮”停下来?

圣诞——元旦假期在即,这也是传统上“巴黎街头政治”的“中场休息时间”,马克龙能否借“弃保”战术赢得喘息并笑到最后,恐怕要看这段“中场休息时间”里会发生些什么了。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