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降准”不改资金面紧态

央行“降准”之后,银行间资金价格并未回落,隔夜利率反而重回5%上方。据了解,原因主要在于银行存款不济,导致同业拆借成本居高不下。与此同时,1月新增信贷意外走弱,预示经济下行压制企业贷款需求,政策宽松步伐亦慢于预期,信贷弱势未来或将持续。

若回顾一下今年年初市场对央行迟迟不下调准备金率原因的猜测时,不难发现,信贷增量能否维持近几年同期均值,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个变量。也就是说,如果年初新增信贷能达到万亿左右水平,则表明央行无需通过降准的方式对此加以刺激。但是事实表明,我们应对未来的信贷态势抱偏悲观的预期。

货币政策是紧是宽,降准的速度是慢是快,还将取决于外汇占款的新增情况。据最新公布的数据,今年1月份外汇占款新增量为1409.22亿元,在扭转去年末连续3个月负增长态势的同时,仍创下了自2010年6月以来的一年半新低。这表明虽然短期国际资本的流出态势得到逆转,但诸多制约因素仍现实存在,未来的不确定性巨大。

不过,银行间市场资金面偏紧的时间轴延长的背后,银行机构“拉存款”困境得不到扭转,也是重要的掣肘之一。各类型银行前赴后继跌入这一拉存款怪圈中的根本原因,正是由于居民、企业存款的持续流失,而且这种流失短期内仍难以得到根本解决。

这里面的逻辑是——银行表内存款的严重不足,正逐渐由中小银行蔓延至国有银行,这导致理财产品的持续盛行以及范围的不断扩大;国有大行参与理财产品发行,势必进一步分流中小银行的存款资源,后者再以需求方的方式将其传导至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抬高货币回购利率;本来作为同业资金主要供应方的大行出现存款减少状况,又从供给方的角度加剧货币价格抬升;而资金利率居高不下提升了机构投资债券的成本,从而抑制了债券收益率的下行,进而增强理财产品的吸引力,存款便无法大规模回流至银行表内。

有识之士认为,解开这个“死结”的最佳方式,或许要仰仗央行连续下调准备金率,为银行间市场注入足够的流动性,将回购利率拉低至2.5%至3%的合理区间,促使理财产品“自然消亡”,居民企业存款才能逐步回流。对此,光大银行首席宏观分析师盛宏清预计,这一资金规模至少应在1.5万亿左右,约相当于连续降准3次。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