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G20,重塑全球治理机制道阻且长

希腊的天空在燃烧,全欧洲都弥漫着欧元区解体的焦灼气息,甚至扩散到大西洋另一边的墨西哥洛斯卡沃斯。在欧洲,希腊不过是一个轻量级经济体,而在全世界只能算是最轻量级的;可在全球经济艰难复苏、欧元区面临生死存亡的当下,希腊牵一发而“动全球”。

再一次,希腊上演的政治戏剧成为“二十国首脑峰会”(G20峰会)的垫场节目:去年的戛纳峰会前,希腊突然提出全民公决欧盟的救援和紧缩方案;今年的洛斯卡沃斯峰会前,希腊再度举行议会选举,成为是否继续紧缩财政并留在欧元区的一次全民公决。

全球金融市场提心吊胆地紧盯着希腊,结果“紧缩派”政党以微弱优势赢得大选;金融市场暂时松了一口气,欧美股市随之反弹———在全球化时代,市场就是如此现实、直接、鲜明地表达态度和立场。

相比之下,全球治理机制在“金融海啸”之后的调整和改革缓慢而低效,西方政治家们的态度和立场既不现实、又不直接、更不鲜明,在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出炉的“G20平台”历经三年多的运作,迄今仍未在重塑全球治理方面给市场稳定带来足够的信心,甚至有沦为“政治口水战”舞台和“政治清谈”场所之虞。

欧美国家难辞其咎。在洛斯卡沃斯峰会上,美国总统奥巴马敦促欧洲采取更多强有力措施,以避免欧债危机拖累美国经济,进而影响其连任前景。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则反唇相讥:欧洲各国领导人来墨西哥的目的不是为了听各位的指责,欧元区危机的根源恰恰在于美国———这种相互指责有其政治背景和动机,但毕竟“G20峰会”和全球市场迫切需要的不是口水,而是解决方案!

美国债台高筑,欧洲急需救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去年就倡议筹资以救援经济陷入困难的国家,但是资金到现在还没有全部到位。IMF去年通过治理与份额改革方案,美国却迟迟未将改革方案提交国会表决,因其在IMF拥有“一票否决”的特权而使改革难以推进。

欧洲“要钱”,美国“不出钱”又不肯“放权”,正反映出全球治理中的深层矛盾。经济全球化早已改变全球的经济版图,二战之后确立的全球治理机制却依然故我,未能随之应变。随着中国、巴西等发展中经济体在全球化中迅速崛起,由发达经济体决定议题、垄断话语权已经不合时宜,唯有改革全球治理机制,才能反映全球经济重心重构的现实,才能及时应对和化解各种经济危机和全球化的挑战。然而,基于选举的压力,也基于侥幸的心态,发达经济体往往在两害相权时选其“拖”———这与希腊人既要留在欧元区,又要拒绝财政紧缩何其相似?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现行的全球治理机制运行了半个多世纪,调整和改革必然道阻且长;正如危机所暴露出的全球经济不平衡是几十年累积的结果,不可能几年就能实现再平衡。然而,在“金融海啸”之后全球经济再平衡、发达经济体债务危机挥之不去的艰难时世,改革议而不决、决而难行必然使危机进一步深化蔓延,直至危机的冲击使大众无法回避,政治家们也无法拖延。希腊上演的政治戏剧,就生动地证明了这一点。

相关事件

  • 2012年二十国集团峰会
  • 2012年二十国集团峰会
  • 6月18日至19日,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第七次峰会在墨西哥洛斯卡沃斯召开。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出席了此次G20峰会,这是胡主席七赴这一举世瞩目的全球治理平台,全球各国都在关注着中国所发挥的作用。当前欧债危机愈演愈烈,美国经济复苏乏力,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长放缓,世界经济发展前景不明。G20能否承载起世界经济发展的期待,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