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股市的少数派意见

自郭树清主席在证监会履新以来,药方频出,如改革新股发行、规范退市、发展机构投资者、力促增加分红等等,可谓杀伐决断、雷厉风行。但中国股市仍有治无愈,大盘指数日沉日沦,使得投资者望新政而持旧损,更加迷茫起来。究竟是医者无术,还是病入膏肓,恐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以为,诊治的精当,在于对病理钻研的通透,而当前主流认知中,对股市的理解又过于浅尝辄止,想拿出济世良方,恐怕也难。姑且谈谈关于中国股市的几点少数派意见,以飨诸君。

都说股市的融资功能如何重要,是实体经济的孵化机、培养皿、助推器,能引导资本形成、能聚沙成塔等等。而在硬币的反面,是否有人仔细想过,股市的投资功能到底意味着什么?不要搬出能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的大话,那只是泛泛之谈,再牛的股市中一样有人赔钱。也不要咬住股市是赌场的论断不放,在许多赌博合法化的国家中,同样开设股市,那岂不是搞重复建设了吗?其实,在股市的投资功能中,有一桩大大的好处尚不为人识,那就是将资金从实体经济中引出。

不要怀疑这是笔误,将资金从实体经济中引出确实是好事。值此实体经济放缓之时,社会各界为实体经济广开资金门路之际,这句话显得很不合时宜。但我只问一点,是柴多一定火旺吗?过多的资金对于实体经济并非有利,相反会扭曲市场规律。当资金集中进入实体经济,会增加企业建造的花费、哄抬原材料价格、推升人力资源成本,待到产能建立之后,一旦下游消费无法承接这些高价产品,集中的投资将大面积沦为不良资产,这无助于实体经济的健康发展。而且当下许多资金原本就带有热钱属性,停留在实体经济中,只会通过囤积原材料、高利率放贷等手段,抢劫实体经济。如果通过股市,将这些热钱引出,既让它们分享实体经济的杠杆收益,又救股市于危难之中,不是铸剑为犁、趋利避害的好事吗?

像大力发展直接融资那样发展金融投资,或许是让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互惠互利的一剂偏方。可文行至此,又引发了一些人的疑虑,大力发展金融投资意味着仍要依靠政府主导,是否应该允许行政力量继续干预股市?市场派主张少管为妙,不要小看股市的自我修复能力。调控派却认为,在一个新兴加转轨的市场中,政府不管,谁又来镇守风险底线呢。中间派比较有创意,高谈用市场化的手段去管。孰对孰错,诸君自去思量。记得金融危机之初曾看过一幅漫画,美国总统小布什从一辆撞毁的汽车上跳下来,轻松地将钥匙抛给奥巴马说:“嘿,归你了”。如果我们是从政策市中走来,甚至当下仍处于政策市中,那么在股市的市场化运行机制尚未修复前,就把烂摊子丢还给市场,是否会出现权力真空,从而引发更大规模的混乱呢?黑猫、白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当前同样面临这样的局面,是市场手段还是行政手段,多谈无益,管用的就是好手段。应该鼓励政府救市,并且政府救市不但不需要犹抱琵琶半遮面,还应该旗帜鲜明、大张旗鼓地讲,让投资者看到希望。或许行政力量在股市中扮演重要角色,是历史的局限性造成的,而等到合适的时机再退出股市,也是其应该履行的历史使命。

谈到修复市场运行机制,就不能放过发展机构投资者的话题。眼下养老金入市、降低QFII门槛、开放RQFII等利好,被众多中小投资者视之为救命稻草。但在我看来,大力发展机构投资者一策,是佛、是魔尚未可知。凭心而论,中国股市并不缺少机构投资者,现存的基金、券商、保险、QFII,再加上大量的理财产品和企业年金,已经构成了庞大的机构投资体系,但它们在股市下跌中又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呢?至少没有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吧。中国股市真正缺乏的是价值投资者,而缺乏价值投资者的原因又在于,目前的市场机制就是惩罚价值投资、鼓励投机的。单边收取千分之一的印花税、不征收短期资本利得税、机构投资者坐享旱涝保收的托管费,再加上采用不稳定的分红而非股息形式作为回报,都暗示着中国股市是投机的天堂、价值投资的坟场。环境不好,好同志也变坏。在这样的背景下,每放进一家机构投资者,市场就多一个投机客,火里添油,无止无休。风气已经败坏,要么大开大合,全面开放境外投资者进入A股,既履行了加入WTO时的承诺,又将这死水一潭彻底荡净;要么建立平准基金,用行政手段力挽狂澜,塑造出一个真正的价值投资环境,方能更新气象。

若引入实体经济资金以开源,用政府公信力稳定市场信心,继而确立价值投资体系以削峰平谷,股市自会脱胎换骨、否极泰来。但对于目前稚气未脱的中国股市而言,这一切都需要时间。此刻,作为投资者不应感到迷茫,挫折本来就是成长的阶梯,哪一个伟大的投资家,不是在困苦的磨难中诞生的呢?知难行易,随着中国资本市场逐渐走向成熟,当这些少数派意见终有一天成为主流认知的时候,也就是中国股市振翅高飞,成就世界一流股市梦想,真正的开端。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