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借年检强收“会员费”太霸道

为加强农机安全监管,农机部门每年都要对农机进行年检,但最近江苏淮安市一些农机手反映,当地农机部门趁年检时强行收取“会员费”。每部农机收200元。七八年收了一千多块,享受的服务是发了一条毛巾。(9月21日据《新华日报》)

根据报道,这个农机协会,既没有章程,也没有会员证,甚至协会是个什么样的组织,“会员”们都不清楚,“历史上就没有开过会、有过活动。”也就是说,这样的所谓协会,除了给“会员”一条毛巾之外,基本上就没有提供过别的服务。单独收“会员费”难收,就借收农机年检费(不交就盖不了章)之机收取,这不是绑架是什么?这不是借行政收费“拿人一把”是什么?

公众要知道的是,农机部门何以让农机年检搭收“会员费”成行数年?无论是不知道,还是根本就没有管,都不是现在一句简单的纠正所能交代的吧。当地官方回应说,协会“每年收20多万元会费,目前结余会费还有八九十万元”,这些“会员费”,用到哪儿去了?与政府工作人员之间是否正在利益输送?“结余”那么多,是收得太多,还是另有所用?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