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制度温情方能化解“露宿者之殇”

一、舆情概览:

1月5日《南方都市报》报道:上月底,广州市越秀区街道城管部门就在江湾大酒店面对珠江边的骑楼下,安装了定时喷水装置,该装置每两小时喷一次水,每次二十分钟。据珠江街城管科回应,之所以要安装喷水装置,其直接动因便是想通过这种方式驱赶这里的露宿者,因为他们不仅给环境带来了不少影响,也严重影响了市容。

1月5日报道广州珠光街城管与江湾大酒店方面在骑楼底下安装喷头,新增“水帘洞”驱赶露宿者,由此引发对“露宿者生存与社会管理的对立面”话题的热议。当天,南都微信公众号调查显示,近半投票者称用水驱赶露宿者不妥,但也有超1/4网友赞同采取此举。

1月6日广州越秀区珠光街城管科负责人回应,喷头确实为美化市容而设,但并非只是为驱赶露宿者,“我们曾经装设过简易可移动花基在路面上,但没有固定浇水方式,再加上露宿者们的‘施肥’(指排泄物)让植物很快凋谢,花基很难看,比不做绿化还难看。”喷头是为以后绿化而设。2012年7月,南方都市报推出《城市大桥下成片水泥锥凄苦流浪者何处能安睡》系列报道之后,广州清除大部分水泥锥。但在1月6日,南都记者接到报料,广州环市中路仍能见到水泥锥,而露宿者就在锥体之间安营扎寨。

1月7日上午,由于靠江边的骑楼底下的喷头还在喷水,露宿者撤到了附近的文体小公园,数十名露宿者大部分已经出外谋生,只有4个人留守在文体小公园。越秀区民政局副局长亲自出马,民政局工作人员协同民警、城管等,前往劝说,经过长达近40分钟的不断游说,四名露宿者没有一人愿意带着家当上车、前往救助站。越秀区救助服务队送上干粮和饮用水后离开。记者现场获悉,该处地面的水泥锥将会在近几日内拆除。

舆情持续发酵,关注热议剧增,广州城管部门的执法行为到底该是刚性管理?还是柔性救助?观点交锋此起彼伏。对待城市露宿者到底该温情关怀?还是依法治理?舆论观点众说纷纭。管理方式上,对待城市露宿者粗暴管理也好,耐心劝说也罢,为何救助政策收效甚微?追问“露宿者管理”背后的深层社会心理归因显得更为重要。

二、媒体:人性关怀纾解“露宿者管理”症结

当城市粗放管理与露宿者弱势群体形成对立面,主流媒体着眼人本关怀,呼吁温情执法,文明管理。

人民网评论认为,以人为本的城市管理常识需要不断普及,才能深入人心。在一些城市管理者那里,他们缺的不只是常识,还有良知与包容。是城市能否平等与公正、耐心而细致地,去对待所有生活在城市中的民众。而具体到这件事上,最简单的追问还是,针对这些被驱离的流浪汉、露宿者,城市管理者建立起基本的跟踪保障机制了吗?在“良心发现”不总是靠得住的情况下,管得好流浪汉、露宿者,更能体现一座城市的良知与包容。

《法制日报》认为,这种冷冰冰的城市,这样的异化“高冷范”,只给人一种遥远的疏离感,很难让人生出我的城市我的家之感,很难让人脱口诵出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很难让人想象,一个诞生“托举哥”的花城,在一个角落里,竟然还有这样的异景。当一个城市表现出冷漠无情时,即使GDP再高,马路再光鲜,哪怕一个露宿者、流浪者、乞讨者都没有,也很难让人生出美的感受。

《工人日报》表示,为了驱逐街头露宿者,一些城市可谓“花样翻新”,有安装防护栏的,有浇水泥墩的,如今,又来了浇水的。节约用水跟驱赶流浪汉相比,似乎不值一提了,这合适吗?城市管理者的智慧有时实在让人不敢恭维,会堵不会疏,堵起来不计成本、不遗余力。这让流浪者心寒,也让公众失望。

城市露宿者和美化市容的矛盾,让管理陷入了异化的“美化”逻辑,光明网认为,美化市容,固然是值得赞赏的行动逻辑,但是首先要厘清的是,美化市容的初衷是什么?城市管理就更应该融入更多的人性元素,去革除那些陈腐的美学逻辑。不管是于露宿者、还是管理者,他们在这个城市中的权力应该是一致的,都应该得到保护,而不应该分为几大类,将那些看起来“不顺眼”的人驱赶掉,不应该将这种简单粗暴的城市管理付诸于这群本就孱弱的群体身上。这是一个城市应该具有的起码精神。

主流媒体发声,引发诸多思考。也更加落脚于这种简单暴力管理思维背后的价值逻辑,光明网《喷水驱赶街头露宿者难显城市之美》评论说:从根本上讲,这种驱赶只是把露宿者从这一个地方赶到另一个地方,对诺大的一座广州城而言,这仅相当于把这些人挪了个窝,从广州城的一个角落赶到另外一个角落,仍旧寄居于广州街头。就广州市整体市容市貌而言,也并没有起到真正的美化和减少不美观的实际功效。而有关方面之所以明知是这样还要这样做,无疑是各自为政、自扫门前雪、目光短浅,企图借此让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此免遭露宿的懒政思维作祟。甚至某种程度上还是相关方面突击取巧,欺上瞒下净干颜面活,想邀功请赏的行政恶习的凸显。

舆情的持续聚焦,各大市场化媒体也参与其中,提出三大质疑:

一是非议驱赶方式成本太大。新京报社论《驱逐流浪者令城市形象蒙羞》认为:为了驱逐露宿者,广州城管宁愿白白浪费珍贵水资源,也不肯让便利于露宿者,单就这个喷水装置来说,据称仅安装费就需要6000多元,若再加上每小时20分钟从不间断的喷洒,日积月累下来的水费又是多少?如果它是来自财政支出,那它可经过了纳税人同意?

二是非议驱赶逻辑让人怀疑。新京报社论《驱逐流浪者令城市形象蒙羞》质疑道:不是非要一味诘问广州对流浪汉们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让人不甘的在于,相关方面并不承认如此做法仅仅是出于市容的考虑。比如物管部门就认为,江面江边风大,曾经发生多起露宿者冻死的案例。我所不知道的是,为免于露宿者被冻死,便将他们驱逐?难道有人会比露宿者自己更清楚哪里露宿不会受冻?城管部门也表示,安装水管之前,他们进行告知、劝导,希望露宿者投向附近救助站。这个逻辑是这样的:明明有救助站,而你竟然不去,那就别怪我来驱赶你了。但问题在于,所有的救助站只提供临时救助,而露宿者需要的是长期寄居之地。这哪是一种逻辑,分明是两种话语。

三是非议驱赶成效让人心寒。南方网认为,喷水驱赶的做法,只是逼迫露宿者离开骑楼,转到其它地方继续露宿,并未改变他们的生存方式,显然于事无补,反而会加剧他们的生存困境。从“不得已而为之”的尴尬现实来看,这种略显简单粗暴的市容美化,之所以收效甚微,甚至引来舆论吐槽,关键还是在于缺乏人本的关怀,不能将这群孱弱的群体视为城市的主体,未能感同身受地去关注如何让他们在这个城市里的生活更美还。《羊城晚报》也认为,定时喷水的确是立竿见影地驱逐了露宿者,但是以这样一种方式美化城市,显然缺少了最起码的人文关怀。露宿者只能退而求其次,他们的“新居所”会不会更不堪,蕴含更大的公共安全风险。

问题丛生,站在道德制高点谴责之后,更加牵动人心的是对“露宿者”的管理困境的解决之道。《新快报》从政府的权责来说,这种执法行为是明显的越界。政府部门虽然有引导社会道德向上的责任,却不能针对公民不道德行为进行执法。对于政府,要尊重每个人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事实上,宽容所谓的不道德的生活方式,明确自己的权力界限,正是行政伦理的重要内容,这样做才是道德的。

《钱江晚报》就一座城市而言,一定意义上讲,对寄居于街头的弱势群体和困难群体给予足够的尊重和容忍,允许他们留宿街头,未尝不是一种城市大爱的体现。城市管理者想减少露宿者,真正要做的是化解他们的贫困,从制度上给他们兜底。

《南京日报》如何让城市更美好?对管理者而言,需要有在钢丝上跳舞的平衡能力。一方面要回应相关利益群体的合理诉求。另一方面,也要给弱势群体关怀的温度。有关方面与其简单粗暴的强制驱离,不如让沟通“从心开始”。有关方面应通过心理辅导,平等沟通、交流,改变露宿者恐惧社会、不想工作的现状,融化露宿者的心理坚冰。

微信公众号““英才经管学生会权益部”认为,水泥锥,锥痛的是人心;檐下喷水,浇灭的是城市底层民生的生存期盼。城市管理,不能继续把心思花在如何驱离流浪露宿者之上,也不能把市容的转变寄希望于类似简单粗暴的手段上。切实转变治理理念,捡拾其公共良知,承担起救济和保障责任,流浪露宿这些在城市管理者看来不协调的风景,才会在救助体系的完善和人文关怀下消弭。一座城市的文明,才能够在底层民生土壤的不断丰厚中茁壮成长。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5_119185.html

<< < 1 2 > >>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