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特朗普获胜与否都是美国民主的失败

张志新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2016年的美国大选集中暴露出美国选举制度的弊端与民主的失效。希拉里·克林顿新版“电邮门”——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邮件泄露事件再次暴露所谓“公平选举”不过是骗人的谎言。口无遮拦、言行出格的地产大亨唐纳德·特朗普无论最终能否问鼎白宫,他都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为美国所谓“山巅之城”的“样板式民主”造成难以抚平的伤痕。

首先,新版“电邮门”揭出美国两党选举运作的幕后真相。一方面,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公然违反中立原则,试图伙同希拉里竞选团队抹黑桑德斯,阻止他对希拉里最终获得民主党提名形成挑战。为此,他们企图攻击桑德斯的犹太人身份和宗教信仰,甚至计划雇佣网上水军攻击他的支持者。另一方面,则是民主党阵营对特朗普的大肆“污名化”和攻击。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对特朗普的攻击,例如强调他“不靠谱”、歧视女性、种族歧视、生意破产等,确是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的惯用手段。民主党阵营的选战手法之恶劣,显然有失公平和光明磊落,令人对美国所谓公平、公正的选举大跌眼镜。新版“电邮门”曝光后,希拉里阵营与奥巴马政府急急忙忙拉出俄罗斯黑客做“替罪羊”,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其次,选举制度的内在缺陷无法消除极端政客在初选中胜出。美国的两党制与“赢者通吃”的计票制度,使得立场激进的参选人更加容易在初选中胜出。在初选阶段,两党全国代表大会本质上扮演参选人“最终把关者”的角色。这是因为美国实施的并非直接选举,而是间接选举。无论是两党全国代表大会代表,还是选举人团,都在一定程度上发挥选举“冷却机制”的作用。用美国立国者的话讲,这样的设计制度就是为了防止“居心叵测的蛊惑人心者”挟民意支持,最终登上白宫的宝座。事实上,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完全可以通过调整规则,阻止激进的特朗普甚至扶植其他参选人,但最终它没有选择这样做。这一则源于“反当权者”的社会思潮弥漫,确实使传统参选人胜算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二则共和党难以在短期内找到可以取代特朗普迎战希拉里的合适人选,只能将错就错,背水一战。

再次,民主让位于民粹主义,政党受到极端政客的绑架。特朗普在初选中胜出凸显共和党已经无力掌控选举进程,也不愿抛弃极端政客,只能被民粹主义裹挟前行。在这里民主实质上已经被扭曲,丝毫不反映民众的意愿,结果也不符合民众的利益。后冷战时代,经济全球化加剧经济不平等。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中产阶级缩水甚至“返贫”,进一步加深底层民众对现状的不满。政治上,自克林顿政府以来政党政治的实践,愈来愈凸显出精英与民众的脱节,政客出于选举的需要而大肆承诺,当选后却不能履行自己的诺言,导致“反当权者”思潮日益盛行。特朗普的高明之处在于他对这种民粹思想善加利用,最终“绑架”共和党,完成对共和党的“恶意并购”。

最后,无论特朗普能否获胜都是美国民主的失败。一方面,即便特朗普最终落选,他也以自己在选举中的极端言行成功地对美国民主造成无法逆转的损伤。另一方面,特朗普让美国人被迫面对美国民主“令人尴尬的真相”。尽管包括奥巴马在内的美国人都不承认,特朗普在接受提名时描绘的“黑暗美国”是他们生活的美国。但仍有人认为,特朗普是勇敢说出皇帝“什么也没穿”的那个小男孩。换言之,种族歧视、贫富分化和金钱政治不会因为主流社会忽视而不复存在。因为有金钱对选举的操弄,所以目前两党候选人都呼吁竞选经费改革。因为有利益集团对政府政策的影响,所以特朗普如同奥巴马在2009年所说的那样,要清除说客对政府决策的影响。2016年选举,美国政界右翼与左翼的最大共识是,特殊利益集团已经“绑架”政府政策,美国需要“政治变革”。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5_152085.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2016美国大选
  • 2016美国大选
  • 2016年11月8日星期二举行,此次是美国第58届总统选举,同时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及参议院100个议席也会进行改选以产生美国第114届国会。选举人团将首先被选出,再由选举人团于2016年12月17日选举产生总统和副总统。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