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英国退欧谈判:只见套路 不见真诚

董一凡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

8月28-31日,英国退欧谈判如期在第三轮举行。虽然欧盟公布的谈判议程中提及此轮谈判“聚焦技术问题而非政治问题”,但从谈判前双方谈判团队相互攻讦的表述中,可以感受到核心利益上的激烈博弈。欧盟首席谈判代表巴尼耶、欧盟委员会主席先后喊话英国“提出令人满意的立场”,而英国退欧事务大臣戴维斯在要求欧盟采取“更灵活的谈判立场”的同时,强调北爱和爱尔兰之间边界自由流动应“竭力保护”。两种风马牛不相及的诉求背后,反映了英欧之间只想相互套路,不像让对方得利的心态,而不是真正在意他们反复强调的问题。

欧盟的“立场翔实论”自脱欧谈判之初就开始酝酿,也经历了,欧盟首席谈判代表巴尼耶首先提出,若英国无法就欧盟关注的具体问题给出“清晰的立场”,则欧盟只能在“猜心思”的进程中谈判,最终影响效率。在第二轮谈判后,巴尼耶依旧在谈判此点。而随着7月下旬至今英国政府相继就具体问题发布立场文件,以透明度问题攻击英国显得根据不足。此次容克表示“英国没有令人满意的立场”,同时强调谈判时间极其有限。实际上,欧盟是希望巩固既有的谈判主导权,以压力促成英国妥协的动力。当前,欧盟的聚焦问题正是每轮谈判议程中关注的分手费、公民权利问题,而欧盟在第一轮谈判中,利用英国急切希望启动实质谈判及提前大选后国内政治不稳定的契机,将谈判进程设置为先就分手费、公民权利和北爱边界问题敲定,再谈未来双边关系,这种流程使得英国占了议程劣势,即不在关键问题上让步则英国关心的经贸关系即不开启。

英国方面主张的诉求背后实际考虑也是希望改变谈判进程,将经贸关系、边界管控和分手费问题纳入未来双边关系的大篮子中,改变规则优势,增加达成目的的筹码。而爱尔兰边界问题先敲定不利于在退欧后保持自由交流,也是英国希望改变谈判规则的托辞。正如爱尔兰总理利奥·瓦拉德卡所言,“都柏林、贝尔法斯特、伦敦和布鲁塞尔都希望看到北爱地区和爱尔兰之间的自由流动不被影响。”爱尔兰作为非申根国且地缘上离欧洲大陆比英国更为遥远,作为欧盟居民或难民进入英国的跳板本不现实,且北爱和爱尔兰之间产生“硬边界”也不符合欧盟利益。因此,英国强调对北爱事务的焦虑,更多是希望借解决北爱问题为由,将满足三大条件作为商议未来关系的规则打破,为其博得更大的主动权。

谈判程序上的扯皮和谈判进程的迟缓,反映的仍是英欧自退欧公投以来就不曾改变的结构性矛盾,即欧盟希望英国退欧后付出经济代价,而英国则在争取免除财政和人员自由流动的责任后享受单一市场的好处。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和欧盟现有的主动权优势,天平正想着布鲁塞尔倾斜。因为,欧盟自脱欧结束以来对英国的认识发生巨大变化是其不惧无协议退欧的理由。欧洲大陆领导在公投结束时,最多的问题是“为什么会这样呢“,普遍沉浸于欧洲一体化进程受到重创的阴霾中;而到了特丽莎·梅首相治下,英国退欧已成未来既定事项,欧洲领导人清醒意识到,已经没有什么重要盟友,值得去挽留了。自此,欧盟领导人意识到,在退欧谈判中欧盟的核心利益是争取最大利益,不让英国退欧初衷得以实现,避免产生“单过会更好”的现象发生,以警示离心离德时,就产生了当下谈判进程的布局并引发了无休止的口水战。欧盟的做法对于英国的观感则是,为什么欧盟的议程设置会这么熟练;27国之间产生了多少幕后立场,欧盟到底要在经济上给英国造成多大损失才甘心。

在结构性矛盾造成的互信缺失与现实利益争夺影响下,英欧谈判陷入了套路接套路的怪圈,正向着双输的轨道上前进。英国以其对单一市场的依赖程度之高,经济损失自不必言,剥夺了欧盟成员国的地位也使其在西方世界乃至全球失去了重要的软实力组成部分,而欧盟方面虽然无序退欧对其经济的损失微乎其微,但2019年3月后的混乱不单会使其国际形象大跌,更会加剧本就随特朗普上台受到巨大冲击的西方阵营向心力变得愈加脆弱。若双方希望争取尽量体面的结果,则正如欧洲改革中心主席查尔斯·格兰特所言,“温和派的意见成为主导才是最优选择”。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5_170585.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