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特鲁多“干预门”,司法独立标签下的政治闹剧

张敬伟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遇上了干预司法的大麻烦。

干预门”丑闻发生于去年。加拿大公司SNC-兰万灵公司因为欺诈和行贿被调查,为了免予该企业的刑事处罚,特鲁多涉嫌向前司法部长兼总检察长雷布尔德施压,要求通过厅外和解和罚款的方式解决此案。但是,雷布尔德断然拒绝了来自特鲁多方面的关说。

若此事作罢,“干预门”丑闻也不会发酵,不过是丢到权力黑箱的政治秘闻。然而,不听招呼的雷布尔德被特鲁多挪了位子,雷布尔德坚不从命而愤然辞职。接着,同情雷布尔德的加拿大国库委员会主席兼数字政府部长菲尔波特、首席秘书巴茨也接连辞职。

特鲁多干预司法独立的丑闻也东窗事发。“干预门”一旦打开,政治黑箱的内幕也被曝光。3月29日,加拿大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公布了雷布尔德提供的电话录音,在17分钟的电话录音中,加拿大枢密院秘书长兼内阁秘书韦尼克要求让SNC-兰万灵公司免受刑事处罚,并威胁雷布尔德不要和特鲁多对着干。当然,秘密录下这段录音的雷布尔德断然拒绝了。

似乎,特鲁多干预司法成了实锤。然而,特鲁多依然否认,并将“干预门”黑锅推给韦尼克。特鲁多还强势回击:4月2日,特鲁多将雷布尔德和菲尔波特开除出自由党议会党团,并且禁止他们以自由党成员身份参加10月份的议会选举。两位被开除的前部长自然没有了顾忌,特鲁多政府的内讧也加速了“干预门”丑闻的发酵。

离10月份的议会选举还有半年,特鲁多必须将“干预门”丑闻先消毒后消化。但是,特鲁多清理门户,看似清除党内“害群之马”,在党内、反对党和家国社情民意看来,却是党同伐异,基于政治私利。加拿大媒体已经在为特鲁多倒计时,看其还能在台上呆多久。据加拿大广播公司最近的调查显示,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民调支持率约为34%,低于保守党36%的民调支持率。若“干预门”丑闻持续发酵,特鲁多可能无法实现连任总理。

特鲁多“干预门”丑闻,凸显尴尬事实。奉司法独立为圭臬的西方国家,基于国家或政党利益的目的,政府领导人也免不了权力之手伸过界的功利冲动。政治诉求和司法独立的矛盾,在任何国家都存在。如何破解这一矛盾,在纯粹的理想主义看来,根本就不是问题。但政治实践不是乌托邦,因而国家治理往往是通过复杂博弈实现的。这种博弈并非非黑即白的简单逻辑,而是维持一种政治敬畏司法的动态平衡。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问题在于,他和他的政府,向来高调标榜加拿大是司法独立的国家。政治权力从来不会也不敢干预司法,这也构成了国际社会对加拿大不错的印象。

然而,在“干预门”丑闻曝出之前,加拿大政府司法独立的自我标榜,已经难以让中国公众信服。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特朗普总统不惮于以国家利益干预司法的坦率表白,让特鲁多总理司法独立的辩解变得苍白无力。他被自己内阁的部长揭露出的“干预门”,不仅让特鲁多本人变成了“说谎者”,也撤下了加拿大政府司法独立的虚妄面纱。如果说特朗普总统是坦率的“真小人”,特鲁多总理更像是扭捏的“伪君子”。

特鲁多“干预门”属于政治恶斗的内讧丑闻,却让加拿大的司法独立成了笑谈。“干预门”中呈现的政治图景,特鲁多给企业说情的目的未必是基于直接的个人私利,但对于当时任职司法部长兼总检察长的雷布尔德言,却触及了她的职责和道德双重底线。向特鲁多低头,等于自己背负了干预司法的黑锅,却为特鲁多连任总理充当了垫脚石。关键是,从特鲁多事后让枢密院秘书长兼内阁秘书韦尼克为其担责的情势看,特鲁多也是靠不住的政客。所以,雷布尔德背叛了特鲁多,被其开除出党,却成了加拿大和本党的政治清流和悲情英雄,可以继续充当独立派议员,甚至会在10月份的议会选举中获得更多支持。

“干预门”丑闻,表面看是是非黑白泾渭分明的政治与司法缠斗,特鲁多成为声名狼藉的那一个。但这何尝不是一场政治恶斗的游戏?司法独立成为雷布尔德的无敌大杀器,靠着偷录的秘笈,让莽撞戾气的特鲁多毫无招架之力。因此,从司法独立的冠冕堂皇下,其实是一场政治内讧的搏杀。丑闻发酵于政治功利,危机萌发于权力冲动,司法独立就成了政治的装饰品和权斗的摆设。

特鲁多“干预门”丑闻,是特鲁多和自由党的危机,也是被其开除的两位前部长和保守党的胜利。丑闻发酵继续,不管特鲁多能否度过危机,加拿大司法独立的标签已被撕下,政治缠斗的一地鸡毛,让枫叶国既丢起面更失里子。

这届加拿大人民“有福”了,能够“欣赏”到特鲁多政府外斗难堪、内斗难看的闹剧。政治干预和司法独立,特鲁多政府总是翻错牌--玩政治,小特鲁多还是太嫩了。(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5_203985.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