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跨越喜马拉雅的手能否握得紧?

——写在首届中尼“一带一路”智库对话会一周年

陈晓晨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国际研究部主任

一年前的今天,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和尼泊尔政策研究学会举办的首届中尼“一带一路”智库对话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时任尼泊尔总理奥利出席并发表演讲。在演讲中,奥利集中表达了他来华的两个主要目的:寻求友谊,寻求支持,学习中国发展经验;借“一带一路”东风发展尼泊尔经济。

一年后的今天,笔者乘坐东方航空云南公司的客机从北京经昆明沿着喜马拉雅山南麓飞抵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一年来,中尼就“一带一路”的合作逐渐开展。中尼智库交流也从无到有,逐渐增多起来。在智库交流、也更是在大形势的带动下,尼泊尔国内掀起对“一带一路”的讨论,成为各党派、商人、学者乃至一些民众的热议——当然,这里少不了热切期盼中国游客的尼泊尔旅游业从业者。

再过两天,尼泊尔现任总理、也是尼泊尔联邦共和国首任总理普拉昌达将赴中国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08年,正是他第一次担任总理时,提出了尼泊尔应对印度与中国执行“等距离外交”(当然,此前这个概念已经有了讨论)。

然而,“等距离外交”,或曰“平衡外交”知易行难。要谈及中尼关系,绕不开尼泊尔的另一个邻国——印度。这是由尼泊尔的地理条件决定的。

尼泊尔位于喜马拉雅山脉南麓,由北到南,依次为山脉、河谷、丘陵和平原,是一个典型的山地国家。北与中国相隔山脉,其中包括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尼称“萨迦玛塔峰”),恶劣的地理环境形成了坚实的地缘屏障;东南西三面被印度包围,南面与北印度平原连为一体。其国土东西长度为885千米,南北宽度在145-241千米之间,东西长、南北窄。这种地理决定了尼泊尔与印度联系更加密切,而与中国交往则要翻山越岭,相对困难。

笔者在尼泊尔南部亲眼见到,尼印边界没有自然屏障,也基本不设人为屏障,无数印度游客涌入尼泊尔。街上的车也有很多是印度牌照。

这样的地理环境导致了“马德西人问题”。由于尼泊尔印度之间没有边界管控,大量印度人进入尼泊尔特莱平原生活,与毗邻的印度百姓有紧密的联系。近些年,“马德西人”作为一个名词被提出来,不无模糊地指代这部分人群。可以这么简单理解:马德西人是尼泊尔境内的印度族裔。按照一些说法,尼境内约有400万马德西人,占尼泊尔总人口的一成多。但是,实际数很难准确统计。有的认为实际占总人口三、四成,甚至更多。出于对主权独立的考虑,尼泊尔主要政党在此次制定宪法过程中达成共识,规定归化入籍的尼泊尔公民不可以担任总统、总理、部长等国家重要职务,还拒绝了马德西人独立建邦(东西横向设邦)的要求,把特莱平原划分到北部山地省邦(南北纵向设邦)。这引发了从2015年末到2016年初的“断油风波”,或称“非正式封锁”。

笔者的观感是,尼泊尔对中国虽有亲近感,但远水不解近渴;对印度的各种干涉虽然有愤懑感,但敢怒不敢言,敢言不敢行。这是尼泊尔南北国境的地理迥异造成的。

积极的变化也一直在发生。这些年,中国在尼泊尔的影响力日渐上升。其中一个就是中国游客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受到尼泊尔人的欢迎。尼泊尔目前给中国游客提供落地签。笔者1月份来尼泊尔时,就根本没有填落地签申请表,就直接在过关时得到了一张签证。在加德满都最繁华的泰米尔街,中文的标识也明显越来越多。支付宝、微信支付在这里也已经开始扩散。

然而,仅仅是旅游还不够。要想解决尼泊尔南北两方向的地理差异,唯有加强中尼间的“联通”,握紧跨越喜马拉雅的手。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6_160586.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