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默克尔的2017:艰辛坎坷又一年

李超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

时光飞逝,又值年终。犹记得在总结2016年德国形势时,笔者用了两个词——难题不断、坎坷诸多。不曾想,接下来的一年对于默克尔及其领导下的德国而言更为艰辛,一贯被视为欧盟“领头羊”、“稳定锚”的德国运转“失灵”,作为欧盟“大家长”的默克尔经历就任以来最严重的信任危机。

2017年,德国内政和外交分别有一个观察“窗口”,管中窥豹,透过这两件“大事”,可将一年“大势”尽收眼底。

内政方面,全年都围绕联邦议会大选展开。9月24日的大选也显现出一些不同寻常的迹象,未来德国政局不确定性或将大大增加。

首先,保守、内顾倾向加剧。无需赘言,成立仅4年的极右翼“德国选择党”以12.6%的高支持率挺进联邦议会,成为大选中最大“黑天鹅”。这既是西方民粹势力整体上升在德国的具体表现,也是民众对默克尔曾经奉行宽松难民政策并引发一系列安全危机的直接惩罚。该党主席高兰德选后即称,要履行“围剿默克尔政府”的诺言,想必默克尔未来执政道路不会平坦。与此同时,主流政党亦被要求“右摆”。第二大党社民党年初推选欧洲议会前议长舒尔茨竞争总理,舒尔茨打出“社会公平牌”来拉拢底层民众,但反响平平,民众认为其口号大于实质。默克尔过去几年一直走“中间路线”,党内及右翼传统选民对其不满情绪积累,要求其政策“右摆”的呼声高涨,这也是联盟党丢失大量选票的重要原因。

其次,党派及民意分裂严重。自民党自视为老牌政党,此次却将党派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在联盟党和绿党做出重大妥协的情况下意外退出谈判,令组阁尝试失败。社民党虽在总统斡旋下同意接续谈判,但党内态度不一,高层之间存在内斗,且普遍担心继续遭默克尔“矮化”,故而决策程序繁琐。预计明年2月前德国不会成功组阁。组阁僵局背后展现的,实际是整个社会民意分裂和政党碎片化,默克尔及联盟党“一家独大”或将成为历史,未来德国社会的稳定性和可预期性将大打折扣。

鉴于此,德国国际形象及在欧盟内的影响力受到严重削弱,最近两个月,德国的声音在欧盟核心决策圈中已几近消失。德国国内关于默克尔去留问题的讨论也逐渐多了起来,《明镜周刊》明确指出,“默克尔‘一言九鼎’的时代已经过去……她已进入执政末期。”

外交上,德国今年作为东道主主办了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峰会设置了五大重点议题:自贸、气候变化、难民、非洲发展、结构改革,掩藏在这些议题背后的,是德国今年外交政策的主要着力点。

一是维护欧盟团结。德国坚持将结构性改革列为G20峰会主要议题,显示其对欧元区国家推行多年的结构改革及其成效仍不满意,因此坚持要求南欧国家贯彻改革,且主张欧央行用好当前经济良好形势,退出量宽。近年来,英国脱欧、民粹势力上升、东西欧国家矛盾加剧等,都在损害一体化进程,德国视维护欧盟团结为外交头等大事。今年,法国总统马克龙、欧委会主席容克等均就一体化发展提出了一系列倡议,各方都期待默克尔积极回应,尤其期待“德法轴心”再次发力,共同推动改革。而默克尔压力较大,所受牵绊也很多。默克尔不愿给马克龙这个“改革者”泼冷水,但她又反对马克龙提出的欧元区预算、欧元区财长;同时,她若支持“多速欧洲”,将强化东欧国家“遭边缘化”的心理感受。德国国内也有不同声音,社民党主席舒尔茨在近期党代会上就呼吁建立“欧洲合众国”,默克尔认为“并不现实”。

二是修补跨大西洋关系。特朗普上台后,德美关系迅速降温,尤其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不支持自贸和欧洲一体化,损害德国“核心利益”。年内默克尔与特朗普两度会晤,尽力想将跨大西洋关系拉回正轨,但效果甚微。3月访美期间,默克尔希与特朗普握手却遭无视的一幕传遍世界;G20峰会前夕,特朗普访欧的一系列言论再次将欧美分歧曝光。鉴于此,默克尔随后发表了引发巨大反响的“啤酒棚讲话”,她说:“我们能够完全依赖别国的时代,一定程度已经远去……欧洲的命运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对此,德国外交政策协会研究所所长施瓦策认为,跨大西洋关系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三是维护周边稳定。中东乱局是威胁德国和欧盟安全的根源,但德国在中东所能发挥的作用其实有限,更多是延续劝和、促谈及支持法国军事行动的老传统。由于根本的治国理念不同,德国和土耳其摩擦不断,今年更为激化,乃至互召大使表达抗议。但出于保证欧土难民协议正常运转的需要,默克尔相对克制,一直在尽力稳定与土关系。今年德国周边外交重点转向非洲。年初默克尔集中访问非洲三国和非盟,经合部配合发布了《非洲马歇尔计划》报告,提出综合解决非洲经济社会发展问题;G20峰会期间,德国又提出对非合作新倡议“与非洲有约”(Compact with Africa),核心在于摒弃简单的金钱支援模式,邀请非洲国家共商可持续发展大计。但需指出的是,德国对非投入历史欠账较多,难以在短时间内追平其他国家,德非合作应是个长期工程。

综上所述,欧盟凝聚力下降、跨大西洋联盟趋于松散、周边乱局未解的大环境无疑也冲击了德国的稳定,德国繁荣表象下掩盖的民意分裂甚至与其他欧洲国家一样严重。对于默克尔而言,如何尽快组阁,如何弥合民众分歧,如何切实承担领导欧盟的责任,成为当前亟待解决的难题。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6_176386.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2017 世界政要面孔
  • 2017 世界政要面孔
  •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大事件,特朗普当选一年、英国继续脱欧,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安倍决定提前大选等等,中国网观点中国推出“2017 世界政要面孔”系列评论,盘点各国领导人的2017,从他们的一年看世界的一年。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