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的哥“打表送包”获力挺体现观念进步

近日,上海一出租车司机捡到价值3万的包,归还时提出打表,由失主支付来送包的路费。事后,司机遭到乘客投诉。出租车公司称,乘客通过打车平台联系到司机,让司机把包送过去,当时司机也说过要打表,但乘客对于车费的问题有些不认同。目前包已归还,其他问题已由派出所协商解决。

有偿归还')">有偿归还”又惹纠纷。近些年,围绕“拾金不昧”和“有偿归还”或“拾金索酬”一直争议不断,甚至有人对簿公堂。但时代发展到今天,舆情已悄然发生变化,过去那种正反两方争得不可开交的情形很少了,承认拾金不昧是美德,同时又认为“有偿归还”合情合理合法的观点成了主流。

本次事件中,“打表送包”的哥获得了网友一边倒的支持,当事失主则几乎成了众矢之的。不少网友表示,一个好心司机遇到了一个奇葩失主。从一味弘扬拾金不昧的传统美德,到兼顾“有偿归还”的合理性、正当性,既是社会变迁的缩影,也是国人价值观念进步的体现。的哥“打表送包”获众网友力挺,这正是我们所乐见的。

“打表送包”于法有据。无论是物权法还是民法通则都有相关规定:拾得遗失物应当归还失主,失主应当向拾得人支出必要费用,比如拾得人因保管、归还遗失物而造成的支出、损失等,应由失主承担和偿还。的哥因送包所产生的油费、误工费等明显属于必要费用,而打表是比较公平、透明的计价方式之一,完全可要求失主承担。

今天,传统美德与“有偿归还”不仅不矛盾还会相互促进的观点,已成为越来越多人的价值共识。从长远看,对拾金不昧者进行适当奖励或补偿,并不会降低社会的道德水准,而是以一种更加务实、理性的方式助长拾金不昧之风,这也是立法的本意。相反,若社会存在道德洁癖,视“有偿”为洪水猛兽,则会提升好人好事的成本和风险,结果很可能事与愿违。

数千年前,孔子就用“子贡赎人”和“子路受牛”的故事给出了答案。子贡垫付赎金替鲁国赎人后拒绝收下国家给他的垫付金,结果遭到了孔子的批评,孔子说,“赐失之矣。自今以往,鲁人不赎人矣。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子路救起一名落水者接受了对方一头牛的酬劳,孔子表扬子路做得对,还说“鲁国必好救人于患也”。

总之,只要不是要价明显过高,“有偿归还”“拾金索酬”既受法律保护,也被社会普遍认可。因此,对类似“打表送包”现象,相关部门、出租车公司、打车平台等相关主体,要理直气壮为的哥的正当权益“撑腰”,向乘客不合情理的投诉说“不”。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