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俄元首会晤可期,关系全面改善无望

韦进深 上海外国语大学俄罗斯东欧中亚学院研究员

1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索契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普京称感觉到特朗普倾向于重建俄美关系的联系,共同解决共同关心的问题。且俄罗斯“也希望完全恢复关系”。在中美贸易摩擦进一步升温的时刻,蓬佩奥的索契行是否有离间中俄,在中美关系中打“俄罗斯牌”的考量?普京的表态与俄美关系的“重启”再次引发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

事实上,自2018年7月特朗普与普京在赫尔辛基会晤之后,俄美关系的“重启”已经开始,而特朗普与普京的再次会晤迟迟没有到来,显然并不符合俄美领导人的最初设想。随着“通俄门”调查显示俄罗斯并没有与特朗普竞选团队有任何联系,掣肘美俄关系发展的“国内障碍”看似扫除。在此背景下,美俄元首再次会晤的可能性大大提高。

作为国际体系中的大国,俄美之间存在诸多的共同利益,这是俄美关系发展的基础和压舱石。因此,俄美两个国家关系转冷和长期对立并无益这些问题的解决。蓬佩奥在与普京会晤时声称,俄美可以在朝鲜问题及保持战略稳定领域开展合作。蓬佩奥的上述表态,加之会晤之前蓬佩奥苦等普京三个小时,可以看出来,美国在推动特朗普与普京的再次会晤方面,不仅持一种积极的态度,而且寻求在某些问题领域俄美能够达成共识。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言论也值得关注,“如果俄方接到(G20大阪峰会期间)会面的正式提议,当然会做出积极回应。”因此,在错过了巴黎一战结束百年纪念活动和APEC峰会两次会晤的机会之后,特朗普与普京的二次会晤可能很快到来。

然而,特朗普与普京的二次会晤虽然可期,但俄美关系的全面改善并未让人感到希望。一方面,俄美关系的转冷是国际政治体系的结构性因素使然。另一方面,决定俄美关系走向的现实问题依然存在。从结构性因素看,美国是体系中的霸权国家,对俄罗斯始终抱有防范和遏制的心理。自苏联解体后,始终坚定不移地推进北约东扩,压缩俄罗斯的战略空间。美俄争夺的焦点已从冷战时期的中欧地区推进到目前的黑海地区。美国并未放弃北约东扩这一既定战略,俄罗斯退无可退,这种结构性因素是影响俄美关系进程的决定因素。

从现实问题看,俄罗斯与乌克兰围绕克里米亚归属和黑海通行问题仍剑拔弩张,美欧对俄制裁仍在一轮一轮加码,围绕《中导条约》、伊核问题、叙利亚问题等国际与地区问题的竞争和对抗所带来的负面效应持续存在,很难想象在上述问题一个都没有得到彻底解决的前提下,俄美关系能够全面恢复并改善。

因此,蓬佩奥访俄虽然值得关注,但能够为俄美关系改善带来多大效果仍是“未知数”。俄美领导人的相关言行在为特朗普与普京的再次会晤创造一种积极“氛围”,但俄美关系的全面改善仍遥遥无期。这点从蓬佩奥将朝鲜问题和全球战略稳定作为俄美“合作”的领域可见一斑。毕竟朝鲜问题不是俄美关系的核心问题领域,抛出全球战略稳定议题也只是关注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之后俄美如何谈判,换句话说,美国要维持在全球战略稳定领域的绝对优势,需要俄罗斯的“承认”和“配合”。这对俄罗斯而言,委实有些强人所难了。

最后,蓬佩奥访俄是否是在中美关系中打“俄罗斯牌”?笔者认为不必牵强附会。一方面,今天的国际关系与冷战时期相比已是大为不同,中美俄三国之间交流沟通的渠道多种多样,每个国家的战略意图非常清晰明朗,缺少了“打牌”的环境和条件。另一方面,中俄之间的战略信任和战略沟通坚实而频繁,在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进程中,在中俄之间“打牌”的可能性非常低。(责任编辑:王鑫)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6_206786.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