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国导弹阴影下的欧俄关系,能否走远?

贾春阳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

8月19日,法国总统马克龙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法国南部度假胜地布雷冈松堡会晤。期间,马克龙表示,“俄罗斯属于欧洲”,欧俄应重建安全信任、变得“更亲近”,应构建一个“从里斯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欧洲”,法国愿为此充分发挥作用。然而,美国国防部同日发布声明,宣布18日在加州试射一枚常规陆基巡航导弹,导弹在飞行500多公里后成功击中目标。这是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之后首次公开宣布试射该条约所禁止的导弹。这两件事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事实上却存在内在关联或因果关系。

美国撕毁《中导条约》,导致欧洲面临成为美俄军备竞赛场地的风险,是欧洲选择与俄罗斯“重建安全信任”的主要原因。《中导条约》由美苏两国领导人签署于1987年12月,规定两国不再保有、生产或实验射程在500公里至5500公里的陆基巡航导弹、弹道导弹及其发射装置。对美苏及欧洲而言,《中导条约》的主要意义在于条约消除了美苏在欧洲进行军事对抗、短兵相接的主要杀手锏,对于缓和美苏在欧洲的军事紧张态势、增进美苏战略互信、缓和欧洲安全形势都有重要作用。

在美国撕毁《中导条约》、俄罗斯紧接着宣布退出之后,可以预见,两国必然会竞相发展自己的陆基中短程导弹。对于美俄而言,两国相距遥远,在自己本土部署陆基中短程导弹显然无法威慑对方。那么,对美国而言,最好的选择就是在欧洲部署陆基中短程导弹,以威慑俄罗斯的欧洲部分。

对俄罗斯而言,如果美国在欧洲部署陆基中短程导弹,那么作为回应,必然也会在靠近欧洲的地方部署相应的导弹,甚至将导弹瞄准那些允许美国部署陆基中短程导弹的国家。

若此,欧洲便成了美俄军备竞赛的场地,正所谓“大象打架、小草遭殃”。不管是美国的导弹,还是俄罗斯的导弹,对欧洲而言可能都是威胁。正如德国《商报》所言,条约的失败者既非美国也非俄罗斯,而是欧洲。

那么,欧洲该怎么办?能怎么办?对欧洲而言,最理想的结果当然是能同时劝阻住美国和俄罗斯,让美俄能够“冷静下来”,或至少不将欧洲列为未来的陆基中短程导弹部署场地或瞄准目标。然而,美国是欧洲的“老大哥”,是“家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自己决定做的事,从来不会听从欧洲的意见。如果能对美国说上话,美国也就不会退出《中导条约》了。

事实上,对于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一事,法国、德国、意大利、奥地利、西班牙等国都表达过担忧或反对,但无济于事。美国不听劝,欧洲只能去安抚俄罗斯,希望俄罗斯能够体谅欧洲的苦衷,不将怀恨对象指向欧洲,至少不将欧洲列为潜在的中短程导弹瞄准目标,以缓解自己的安全压力。这也是马克龙在地中海度假胜地接待普京,大谈“欧俄重建安全信任”、构建“从里斯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欧洲”的主要原因。

对俄罗斯而言,美国已经退出《中导条约》并开始研发、试验该条约所禁止的导弹,可以说已经指望不上了。怎么办?如果能拉住美国的欧洲盟国,让欧洲国家拒绝美国在欧洲部署陆基中短程导弹,并趁机改善乌克兰危机后一直没有完全恢复正常的欧俄关系,甚至离间美欧关系,那是再好不过的事。因此,对于马克龙抛出的绣球,普京自然会给予积极回应。这也是普京表态“在美国没有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部署陆基中程导弹系统之前,我们将单方面坚持暂缓部署这种系统”的主要原因。

因此,可以说,无论是欧洲还是俄罗斯,双方都有缓和并加强欧俄关系的意愿,都不愿看到美国在欧洲部署陆基中短程导弹。基于双方的这种共同利益和意愿,双方今后在军控及欧洲安全问题上应该会有不少合作点,这为双方进一步改善关系创造了契机。欧俄关系的改善,特别是双方在军控和地区安全问题上的对话与合作,必然会影响到欧洲与美国的关系,导致美欧同盟的间隙扩大。

然而,亦应看到,欧俄关系也面临很多掣肘,或制约因素,未来能走多远还存在很多变数。

一方面,美国依然是欧洲的“老大哥”,对欧洲的安全和外交选择有很大影响力。欧洲无论是在安全还是经济上,都对美国有很强的依赖,根本不具备完全脱离美国掌控、独立行事的能力。因此,欧洲在改善欧俄关系方面能走多远,也要看美国的脸色。一旦美国变脸或使坏,那么欧洲必然畏首畏尾,欧俄关系的改善则事倍功半,甚至化为泡影。

另一方面,欧洲与俄罗斯无论是在欧洲安全问题上,还是在乌克兰问题、叙利亚问题上,都有明显的分歧,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化解的。对欧洲而言,无论美国怎么霸道,怎么“使坏”,无论俄罗斯怎么示好,可能都改变不了大多数欧洲人将美国视作盟友、将俄罗斯视作最大潜在威胁的基本认知。(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6_213386.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