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NAFTA第四轮重谈:分歧凸显 前景黯淡

孙立鹏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

美国东部时间10月11日至17日,美、加、墨三国在美国弗吉尼亚惠灵顿完成第四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重谈。原本5天的谈判被延长2日,凸显谈判的复杂艰难。

但最终各方仍未如愿,谈判进展十分有限。继第三轮各方就中小企业章节达成一致后,本轮谈判三国完成竞争章节谈判,并在数字贸易、良好监管实践、特定部门附录等问题上取得积极进展。除此之外,可谓成果寥寥,远低于各方预期。

各方态度不再隐晦,已经将分歧摆上台面。三方声明中明确表示,各方存在“概念性分歧”以留出更多时间评估具体建议文本。美贸易代表发表莱特希泽发表正式声明,抨击加、墨还不愿放弃不公平贸易竞争优势,拒绝对原有协定做出改变,“让人感到惊讶和失望”。加拿大外交部长弗里兰表示,美国提出了一系列“非常规要求”,可能导致NAFTA出现倒退,违背WTO宗旨和原则。美国不应有“赢者通吃”的心态。墨西哥外交部长路易斯·比德加赖日前表示,如果协议对墨不利,墨宁愿退出谈判。

一、谈判进入“深水区”,各方就敏感问题难达成一致

前三轮谈判中,在原产地原则、争端解决机制、生物制药保护期、政府采购、农产品准入、升级“赴美专业人士名单”等问题上,各方分歧已显现。而第四轮进入敏感问题的实质谈判阶段,上述分歧被放大、却未能有效磋商解决。尤其是,美方提出修改汽车原产地规则,要求美国产零部件占整车50%以上、三国产零部件占整车85%以上才能享受关税减免优惠。加、墨明确反对。此外,美方本轮正式提出酝酿已久的“落日条款”,建议NAFTA生效5年后自动失效,每5年要重新谈判。此举也遭加、墨拒绝。

美方“枪顶在脑门”的谈判策略未奏效。自8月启动NAFTA重谈以来,美在谈判中始终处于强势地位,把减少贸易赤字、实现“让美国获益”的公平贸易作为最主要谈判目标。美总统特朗普已多次威胁欲退出NAFTA,并以此为谈判“砝码”要求加、墨让步。就在本轮谈判开始当天,特朗普再次威胁退出,并表示不排除与两国分别达成双边贸易协定的可能。希望以此增加美方在第四轮谈判中的优势。不过,虽然加、墨同意重谈NAFTA,但仅对其中电子商务、数字经济、服务贸易、知识产权等条款的内容升级,强调维护本国经济利益。在本轮谈判中,也没有任何完全妥协或让步的迹象。

“谈判起点”问题再起纷争。莱特希泽抱怨称,在一些问题上,加、墨已经在TPP的谈判中表示同意,但在NAFTA重谈的过程中却明确拒绝,明显不想做出让步和改变。实际上,美认为TPP中谈成的部分内容和标准,应适用NAFTA重谈。但加、墨明确表示,不要认为两国在TPP的妥协,可以理所当然地适用NAFTA。

二、谈判前景黯淡,不确定性因素增多

第四轮谈判具有重要标志意义,敏感问题谈判成果直接决定总体谈判进程。但谈判几乎无果而终,使NAFTA重谈前景充满不确定性。尤其是,三方已明确表示将第五轮谈判推迟至11月17日,并将后续谈判延续至明年第一季度。这意味着,年内完成谈判计划落空。鉴于当前各方强硬立场,且明年进入墨西哥大选、美国中期选举,为赢得国内支持,各方妥协让步可能性下降。而且,仅仅数轮谈判,不可能解决近30个章节的谈判内容,时间可能一拖再拖。同时,加、墨也在做最坏准备,加强与其他伙伴的贸易联系。一旦三方不再“关心”NAFTA,谈判失败风险上升。

或对国际贸易体系产生深远不利影响。特朗普执政后始终强调“美国第一”经贸立场。重谈NAFTA、欲升级美韩FTA的背后逻辑是,美国贸易政策从“多边”转向“双边”。只要对美国不利的贸易政策都要推倒重来,对现有国际经贸秩序造成冲击。此外,若退出NAFTA或成美国抛弃WTO“导火索”。前法国贸易谈判专家弗朗科伊斯·博伊廷警告称,如果特朗普最终退出NAFTA,美国在WTO框架下将面临更高的墨西哥关税,而美国自身的关税却很低,导致其贸易利益进一步损失。美国可能最终退出WTO。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7_173087.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