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机关懒散何止司机 根治之途还在改革

广州市纪委日前公开曝光11个机关单位人员上班看视频、玩游戏、看股市等“庸懒散奢”案例继续发酵,媒体逐一采访核实,其中7个单位回应“不务正业”者为司机。由此引发连串追问:究竟广州闲养着多少公车和司机?司机是否成了另类“临时工”为公务员顶包?靠“科技+曝光”能否治出公务员的勤廉作风?

治机关庸懒散奢,司机“不务正业”却成关注焦点,这多少有点出人意料。不过,公车数量富余、有些单位外勤少、严监管致使用率降低等因素令司机闲得无聊玩游戏也在“情理之中”。换言之,板子全打在司机身上似有失公允。而且,一些单位坦承不务正业的“也有一些干部”,也证明机关存在庸懒散奢现象是不争事实。

就事论事,案例中是否有司机冤做“替死鬼”尚待考究,揭开真相实有必要。若确认不少司机“被闲”,至少证明机关公车冗余问题依然未消,公车配置还需重新核定,该减则减,该裁则裁,不应继续用纳税人的钱养闲人闲车而助长机关的庸懒散奢。更进一步,也可考虑政府机关的公车改革实行社会化管理,以大幅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从纪委曝光政府机关庸懒散奢成批案例且有些属屡查屡犯来看,正视问题、探究根源及其祭出更有效整治之策,确实不容迟疑。

应该肯定,这些案例并不代表政府机关都清闲,公务员亦非都不务正业。正如有公务员“喊冤”道“真正的问题是岗位忙闲不均”,有的部门“白加黑”、“5+2”是常事,而有些部门有些岗位却无事可做。尽管如此,有些机关的机构臃肿、冗员过多的问题依然不可回避。即便历经多次精简机构和大部制等改革,闲岗位闲人依然存在。机关人员即便不看视频、玩游戏,“一张报纸一杯茶过一天”、甚至出外打麻将享乐的又何曾少?

同时,各种庸懒散奢现象表征的后面是政府机关的懒政及公务员考核的松懈。一些政府机关工作习惯于开会发文件的“上传下达”,办事拖拉,遇事推诿扯皮,服务意识薄弱,哪怕公众咨询热线电话也懒得搭理。公务员“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缺乏激励机制和退出机制,甚至升迁的歪门邪道畅通无阻。如此,公职人员庸懒散奢行为就成为必然。

必须指出,政风的好坏不可小觑,其直接关系到政府机关办事效率、公共服务质量,也关系到政府形象及其公信力。若政府机关在百姓心目中是清闲享乐之所,是“衙门”,必然牵动民心取向。这正是自上而下强调治理庸懒散奢的意义所在。

因而,对治庸懒散奢必须要动真格。除了纪检监察部门的监督制度化,对庸懒散奢行为曝光,主动接纳媒体与公众对公权部门的监督外,还须对查实的事和人严厉查处,而不应仅停留于内部自我批评的“深刻反省”层面上。

更重要的是,须对庸懒散奢行为久治不愈的追根溯源,既要治标又要治本。仅靠“科技+曝光”还仅是治标。要从更高的层面、以更大的气魄推进政府机构改革,明晰政府部门职能,科学设岗设人,强化绩效考核,对部门领导管理失职严厉问责,铲除庸懒散奢滋生的“病灶”。与此同时,必须从严格考核制度上打破公务员的“铁饭碗”,以科学的业绩考核和升迁机制决定公务员能进能退、能上能下,进而从根本上消除公务员的懈怠心理和人浮于事的弊端。树机关勤勉之风,需要的不只是决心。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