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我更关注毕业生内心的梦想与茫然

这些天不少媒体都在热炒“北大女硕士当油漆工”的消息,以至于故事的主人翁苏黎杰自己都说“媒体都来找。我现在思路混乱,不知道想啥说啥。就像电脑,乱码了,光想着重新格式化,就不知道咋办!”

从媒体“都来找”的动机来看,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新闻题材,因为光是“北大”、“硕士生”、“油漆工”这些关键词,就可以触动大众的神经。但我并不愿往“就业难”、“高等教育的悲哀”上去过度阐释,因为根据新闻报道,苏黎杰在北京的高校做过教师,后来也在几家公司呆过,这样的“频繁跳槽”在解释环境专业的女硕士“就业难”时,并不具备很强的说服力。在媒体整体渲染“就业难”的舆论环境下,每个大学生个体在就业过程中的那些复杂的内心经历与挣扎很容易被遮蔽。

从2002年9月到2009年年底,在京城的日子,苏黎杰曾经过得充实丰富,在学术期刊和媒体上发表过至少6篇学术论文,在北京宗教学院教过政治和英语课程,毕业后参加了许多旅游、文化等方面的课题研究、项目策划、会展招商。但是,校园毕竟是校园,走出校园,走向社会,人生出现新的转折。也许,我们当初的梦想都很单纯而又美丽,而现实往往将这个梦想打破。于是,我们在求职与工作中不断地碰壁,不断地认识这个社会,认识自己,逐渐地成熟起来。

正如苏黎杰所说:“我的性格不太适合机关事业单位的工作。我觉得机动灵活的企业更能发挥自己的才能。”然而,事业单位不适合,企业又真正地能够适合自己吗?据苏黎杰所在的装饰职业培训学校校长刘天白所说:“苏同学有时说得很坚决,要在这儿干两年。可昨天她突然脱口对媒体说,没准下一个小时她就辞职了。”也许,这就是我们这一代大学生普遍的真实心态,那种飘忽不定、复杂、茫然。比起苏黎杰,有很多大学生的经历更复杂、更曲折,都寻找着真正适合自己的舞台。矛盾、纠结时不时地咬噬着这一代大学毕业生,我们手握着本科或是硕士学历证书,而所学却与社会要求甚远,更无什么社会经验可谈。

选择做油漆工,不过是苏黎杰所做的又一个选择罢了。人生之路还很漫长,也许,苏黎杰的“人生拐点”还会在另一个时间段出现,我们不妨多一些宽容和理解,给每一个大学生成长的一个时间和空间。因为,从校园到社会,这本身就需要一个适应与转变的阶段,也许很长,也许很短。

热门事件标签